Click here ->了解故事中的不同角色

Click here ->100字的精简故事梗概Click here ->300字长的故事梗概Click here ->800字长度的故事梗概Click here ->补充Click here ->故事结局构想

1

前几天,我和四个群友在同一天里因为正只有关的话题发生了争执,他们都离开了我那个群,这件事让我从不同角度观察到了人的偏执个性对社交的影响。

首先,我意识到,我们五个人一方面都有些偏执,另一方面,我们是在五个不同方面的偏,这个挺有意思,原来我们这个具有阿斯气质的人群还有这么一个特征,不仅仅是性格方面给人偏执的印象,在能力方面偏,在思想方面立场方面人生观方面也是如此。

这四个人中,三个女士的观点我都不接受,她们的离开都是由于立场的不同,虽然其中一个说离开是因为我不容许不同的声音,但其实我是很反感她的那个立场,那个男士的离开则是因为交流的方式,我们的立场并不矛盾,所以他的离开是没有火药味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对我们我们这五个人中的至少三个来说,政只立场就和信仰一样,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跳过去的内容。对其他事情,我可以容许不同的声音,但是对于这个关乎我的信仰的领域,我不能容许我反感的声音存在于我的群里,就和一个鸡督徒的群里不能宣扬恐怖主义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在网上最不愉快的记忆,全部和这个政只立场有关,要不就是被踢出群,要不就是我踢别人出群。

有一次我在连书上进了一个中国人的两万人的大群,发了一条言论,结果被几十个人群殴,有人甚至加我的时候还在骂我,相当于跑到我家里来砸窗户。搞得我将那个账号全部设为私密,让他们看不到我的个人信息,但仍然心惊胆战,这些粉哄的疯狂让我真是大吃一惊。

还有一次则是完全相反的经历,我在一个太湾人的群里发了一条比较长的信息,感动了好多太湾人,纷纷加我的微信。

看来,将争执看得如信仰一样重要的有很多人,这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根本。

2

执着是个褒义词,偏执是个贬义词,但这二者之间其实并没有很清晰的界限,两者的标准大致差不多一样,同样,所谓见解深刻,和喜欢抬杠之间,也往往是一不小心就跨过去了。你可能就是这样的人,我们都可能是。我身边越来越多地聚拢了具有这种性格特征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这个陷阱,还经常连带着将身边人也扯进去。

没有人喜欢故意抬杠,除非是孩子,大多数成年人的抬杠是因为过于强调某一方面的重要性,不能全面地看待一件事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那些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也就是能力和兴趣都很偏的人,最容易出现这种尴尬的社交情况。

抬杠的另外一种说法大概就是钻牛角尖,这个表述更形象,就是说有些人坚持认为牛角尖那么一个狭小的方面是最最最重要的,其他人说的理由都听不进去。你仔细听听,很多时候的争吵,甚至大多数时候,争吵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是一个对一个错,而是那个对得更多占比更大的问题。这种情况经常会导致微信群内或者现实生活中的争吵,甚至谩骂,最后退群。

慢慢地,我发现这种情况很普遍,并不仅仅是一小群基因或者文化程度不同的人会出现这种情况,社会的各个层面,不同年龄性格的人里都有类似这种情况出现,所以这应该首先是个文化背景的问题。这和我们习惯了权威、专家、顺从,习惯了毫不怀疑最高指示的思维模式有关。

举例来说,华人在海外很少成为领袖和精英,他们也很少会沦落成为社会最底层,而是稳定地处于中层,中上层,这就是我们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区别的一个很典型的体现,中国人天生缺乏安全感,即使到美国生活了很多年,甚至好几代人,都会将安全放在绝对第一位,健康大概是第二位,至于是否快乐幸福,是否受尊重,能否出人头地,那是次要的。不同的排序会导致自己一生,和孩子一生产生不一样的结果。

我和很多人说过,我骨子里似乎有西方人的基因,不将安全看得那么重要,我喜欢探索,也强调要快乐幸福,而不是苟且地活着。只是在中国,我们这样的人很少,其中很多和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遗憾的是,我的这些同伴中很多喜欢钻牛角尖活着抬杠,也就是说,没能意识到自己性格中过于强调某一个方面的这一个缺陷。

我自己当然也有过分强调某一点的性格,比如自由,对大部分身边人来说就没我想的那么重要,但是我和其他同类不一样的是,我很少去要求别人向我看齐,你不认为自由重要,你想苟且地活着没关系,我尊重你,但你绝对不能要求我也向你那样苟且地活着,这我就会非常愤怒。我从来不介意别人说我坏话,我会非常介意别人限制我的自由和权利。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跟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中有一些似乎非常享受有一个皇帝坐在自己头上吃喝拉撒的感觉,他们会觉得这样的人生很有安全感,大概是因为任何风雨都被上头这个人挡住了,至于那些排泄物,无所谓。这些人比普通人还享受这样的所谓秩序,他们似乎无法忍受没有上下尊卑的社会,身处底层的蝼蚁如果妄想要爬到大树顶上去,这些人会气得要将其烧死才解气。不信你去看那些红卫兵当年的言行,如果不是气得要死,他们怎么会抽打踩踏自己的亲生父母?那个波西来不是就将自己的父亲一根肋骨踩断了吗?

3

一个真正有主见的人应该是个时刻在怀疑一切,也怀疑自己的人,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这样的生活态度,那么不管他的观点在某个方面多么深刻诱人,也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远离。过分自信目中无人才会抬杠,他们交流的目的往往纯粹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很少会去用心倾听其他群友的观点。

我身边有不少人都是很有个性的,他们的性格和观点都很明显有一个偏字,在某一个领域见解的确比一般人深刻,但在大多数领域都给人一种思想不够灵活的感觉,仿佛不管是什么方面,他们的思想都是一个细细的洞,有些深有些浅,但无一例外都是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不够宽广,没有容纳别的意见的空间。

前些天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她的很多言论真的让我震惊,无法想象现在的幼儿教育到了这样一个地步!要是她当时是在西方一个电视节目上和我辩论,那肯定会成为一个被全世界评论的节目。因为她的观点在我看来都是对幼儿 “很危险的”,“非常偏执的”,根本不是一个老师应该说的。但她竟然也站出来批评我,意思是我给学生灌输不爱国的思想,让孩子成为一个恨锅党,不够资格当老师。

我把她踢出去了,倒不是因为她冒犯了我,而是不想浪费我的上网时间,更不想浪费其他群友的时间,一个群里,垃圾内容和垃圾思想都需要清理,才能保持清净。

那个幼儿园老师的基本思想特征就是:为了集体的荣誉和利益,任何个人的东西基本上都可以牺牲,我猜要是她是个大学老师,肯定会经常鼓动学生去参军打仗。要是回到五十年前,她发现自己的妈妈不爱国,或者弄脏了一张猫朱熹画像,肯定会毫不犹豫去举报,至少她当时在群里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架势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先不管她那种“要让国家站在世界之巅,哪怕没有一个朋友” 的观点是不是正确,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肯定不正确。你是谁啊?连孔夫子都不敢这样俯视众生好嘛?

我猜这人可能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偏执基因,她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估计也是一个极端的人,不容易相处,幼儿园的孩子应该很多会怕她,因为她会很坚决地要孩子听她的话,她的观点和做法是不容质疑的鱼宙镇理。

我们在那些国学馆、私塾里也经常会看到类似个性的人,包括老师和家长。

我好像天生对这种精神上的毒才者非常反感,无法忍受,对国学馆也天然地反感。以后我会对山水学堂的学生说,如果你碰到了一个不容许你怀疑他的观点和做法的人,不管是谁,都要保持一定距离。

click here

:修改和补充参考资料

click here -> 先了解一下角色
Class - seats, in which was taken

为什么见解独特和深刻的人,往往也是个喜欢抬杠的人

1

前几天,我和四个群友在同一天里因为正只有关的话题发生了争执,他们都离开了我那个群,这件事让我从不同角度观察到了人的偏执个性对社交的影响。

首先,我意识到,我们五个人一方面都有些偏执,另一方面,我们是在五个不同方面的偏,这个挺有意思,原来我们这个具有阿斯气质的人群还有这么一个特征,不仅仅是性格方面给人偏执的印象,在能力方面偏,在思想方面立场方面人生观方面也是如此。

这四个人中,三个女士的观点我都不接受,她们的离开都是由于立场的不同,虽然其中一个说离开是因为我不容许不同的声音,但其实我是很反感她的那个立场,那个男士的离开则是因为交流的方式,我们的立场并不矛盾,所以他的离开是没有火药味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对我们我们这五个人中的至少三个来说,政只立场就和信仰一样,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跳过去的内容。对其他事情,我可以容许不同的声音,但是对于这个关乎我的信仰的领域,我不能容许我反感的声音存在于我的群里,就和一个鸡督徒的群里不能宣扬恐怖主义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在网上最不愉快的记忆,全部和这个政只立场有关,要不就是被踢出群,要不就是我踢别人出群。

有一次我在连书上进了一个中国人的两万人的大群,发了一条言论,结果被几十个人群殴,有人甚至加我的时候还在骂我,相当于跑到我家里来砸窗户。搞得我将那个账号全部设为私密,让他们看不到我的个人信息,但仍然心惊胆战,这些粉哄的疯狂让我真是大吃一惊。

还有一次则是完全相反的经历,我在一个太湾人的群里发了一条比较长的信息,感动了好多太湾人,纷纷加我的微信。

看来,将争执看得如信仰一样重要的有很多人,这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根本。

2

执着是个褒义词,偏执是个贬义词,但这二者之间其实并没有很清晰的界限,两者的标准大致差不多一样,同样,所谓见解深刻,和喜欢抬杠之间,也往往是一不小心就跨过去了。你可能就是这样的人,我们都可能是。我身边越来越多地聚拢了具有这种性格特征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这个陷阱,还经常连带着将身边人也扯进去。

没有人喜欢故意抬杠,除非是孩子,大多数成年人的抬杠是因为过于强调某一方面的重要性,不能全面地看待一件事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那些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也就是能力和兴趣都很偏的人,最容易出现这种尴尬的社交情况。

抬杠的另外一种说法大概就是钻牛角尖,这个表述更形象,就是说有些人坚持认为牛角尖那么一个狭小的方面是最最最重要的,其他人说的理由都听不进去。你仔细听听,很多时候的争吵,甚至大多数时候,争吵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是一个对一个错,而是那个对得更多占比更大的问题。这种情况经常会导致微信群内或者现实生活中的争吵,甚至谩骂,最后退群。

慢慢地,我发现这种情况很普遍,并不仅仅是一小群基因或者文化程度不同的人会出现这种情况,社会的各个层面,不同年龄性格的人里都有类似这种情况出现,所以这应该首先是个文化背景的问题。这和我们习惯了权威、专家、顺从,习惯了毫不怀疑最高指示的思维模式有关。

举例来说,华人在海外很少成为领袖和精英,他们也很少会沦落成为社会最底层,而是稳定地处于中层,中上层,这就是我们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区别的一个很典型的体现,中国人天生缺乏安全感,即使到美国生活了很多年,甚至好几代人,都会将安全放在绝对第一位,健康大概是第二位,至于是否快乐幸福,是否受尊重,能否出人头地,那是次要的。不同的排序会导致自己一生,和孩子一生产生不一样的结果。

我和很多人说过,我骨子里似乎有西方人的基因,不将安全看得那么重要,我喜欢探索,也强调要快乐幸福,而不是苟且地活着。只是在中国,我们这样的人很少,其中很多和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遗憾的是,我的这些同伴中很多喜欢钻牛角尖活着抬杠,也就是说,没能意识到自己性格中过于强调某一个方面的这一个缺陷。

我自己当然也有过分强调某一点的性格,比如自由,对大部分身边人来说就没我想的那么重要,但是我和其他同类不一样的是,我很少去要求别人向我看齐,你不认为自由重要,你想苟且地活着没关系,我尊重你,但你绝对不能要求我也向你那样苟且地活着,这我就会非常愤怒。我从来不介意别人说我坏话,我会非常介意别人限制我的自由和权利。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跟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中有一些似乎非常享受有一个皇帝坐在自己头上吃喝拉撒的感觉,他们会觉得这样的人生很有安全感,大概是因为任何风雨都被上头这个人挡住了,至于那些排泄物,无所谓。这些人比普通人还享受这样的所谓秩序,他们似乎无法忍受没有上下尊卑的社会,身处底层的蝼蚁如果妄想要爬到大树顶上去,这些人会气得要将其烧死才解气。不信你去看那些红卫兵当年的言行,如果不是气得要死,他们怎么会抽打踩踏自己的亲生父母?那个波西来不是就将自己的父亲一根肋骨踩断了吗?

3

一个真正有主见的人应该是个时刻在怀疑一切,也怀疑自己的人,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这样的生活态度,那么不管他的观点在某个方面多么深刻诱人,也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远离。过分自信目中无人才会抬杠,他们交流的目的往往纯粹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很少会去用心倾听其他群友的观点。

我身边有不少人都是很有个性的,他们的性格和观点都很明显有一个偏字,在某一个领域见解的确比一般人深刻,但在大多数领域都给人一种思想不够灵活的感觉,仿佛不管是什么方面,他们的思想都是一个细细的洞,有些深有些浅,但无一例外都是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不够宽广,没有容纳别的意见的空间。

前些天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她的很多言论真的让我震惊,无法想象现在的幼儿教育到了这样一个地步!要是她当时是在西方一个电视节目上和我辩论,那肯定会成为一个被全世界评论的节目。因为她的观点在我看来都是对幼儿 “很危险的”,“非常偏执的”,根本不是一个老师应该说的。但她竟然也站出来批评我,意思是我给学生灌输不爱国的思想,让孩子成为一个恨锅党,不够资格当老师。

我把她踢出去了,倒不是因为她冒犯了我,而是不想浪费我的上网时间,更不想浪费其他群友的时间,一个群里,垃圾内容和垃圾思想都需要清理,才能保持清净。

那个幼儿园老师的基本思想特征就是:为了集体的荣誉和利益,任何个人的东西基本上都可以牺牲,我猜要是她是个大学老师,肯定会经常鼓动学生去参军打仗。要是回到五十年前,她发现自己的妈妈不爱国,或者弄脏了一张猫朱熹画像,肯定会毫不犹豫去举报,至少她当时在群里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架势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先不管她那种“要让国家站在世界之巅,哪怕没有一个朋友” 的观点是不是正确,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肯定不正确。你是谁啊?连孔夫子都不敢这样俯视众生好嘛?

我猜这人可能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偏执基因,她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估计也是一个极端的人,不容易相处,幼儿园的孩子应该很多会怕她,因为她会很坚决地要孩子听她的话,她的观点和做法是不容质疑的鱼宙镇理。

我们在那些国学馆、私塾里也经常会看到类似个性的人,包括老师和家长。

我好像天生对这种精神上的毒才者非常反感,无法忍受,对国学馆也天然地反感。以后我会对山水学堂的学生说,如果你碰到了一个不容许你怀疑他的观点和做法的人,不管是谁,都要保持一定距离。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