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和尼泊尔的贱民

早上听《十三邀》节目,许知远采访的是台湾导演赖声川,赖老师提到他以前去过印度很多次,被这个国家的种姓制度震撼,了解了那里的贱民阶层,一出生就被残忍地踩在主流社会的脚底下,和奴隶、牲口没什么区别。

这个问题引发了我一些思考,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很平静地接受人与人之间,人与灵性动物之间的不公平,比如平民与贱民、人类与牲口、主流社会与边缘人群之间的不平等关系,而少数人则会很敏感,很难过,悲天悯人?

甚至生活在不公平的关系中的贱民,以及中国数量广大的草民,对这些不合理的关系也习以为常,而一些本身已经是处于精英阶层的人,则会很被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