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性格

性格是可以改变的吗?

对一些小的事情,小的习惯,改变起来当然不是很大的困难,比如说小孩子都不懂谦让和讲卫生,后来会慢慢变得礼貌、卫生。但是有些性格特征是一辈子都很难改变的,比如孤僻、倔强等等,一个从小孤僻的人,很难变得活泼可爱,一个从小活泼可爱的,也不太可能变得孤僻。 所以,我们需要区分一下,通过这场辩论,也许我们以后就会区分了。这个很重要,能从另外一个层次看清别人,也看清自己的本质。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大多数人都觉得,小孩子的性格是可以改变了,一旦成为青少年,就不容易改变了,越是成年越本性难移。这是一个普遍的人生难题,因为这个社会需要人足够灵活才能活得顺畅,性格死硬的人都活得很累,越来越抑郁。 那么怎样才能尽量去改变自己的性格呢?值得一起来辩一辩。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1

王朔是我很喜欢的一位成名已久的作家,前两天意外地读到了一篇报导,描述了他和父母之间的糟糕关系,掩卷沉思良久,开始写这篇文章。他说自己对父母从来没有爱,因为父母从来没有爱过他。一位开始步入老年的成熟作家会公开说自己不爱自己的父母,让我吃了一惊,但读完全部内容,又不是杜撰。

小时候的王朔经常挨打,他那个当军人的父亲会打他直到打累了才住手,而母亲则是一个没有爱的人,似乎永远只想着她自己的利益,王朔说他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要动手术,他很害怕,非常希望妈妈能够陪着他,但母亲完全不顾及小儿子的需要,继续上她的班。

前几年母子两人受邀上过一次电视节目,一档心理访谈节目,在电视前王朔问自己当时快八十岁的母亲:“如果我成了一个罪犯,你还会爱我吗?”,这个老母亲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肯定会举报你!”

我在想,这个老母亲的大脑中估计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回路,使得她在面对愤怒而失望的儿子时毫无愧色,理直气壮,她对六十岁的儿子造成的最大伤害也许并不是缺乏母爱,而是死不认错,绝不道歉,让伤透了心的儿子一辈子都看不到最终等来母爱的希望。她对儿子很绝情,但估计永远不会认为自己绝情,在她的世界观里,估计永远是法大于情,工作大于亲情。

这种人格特征在人群中其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更普遍,不信你看看文哥时期那些红卫兵,他们之中无情无义的太多了。但我不认为王朔的母亲是因为时代的关系才变得那样冰冷无情,一个人扔掉亲情可能是被时代的洪流蒙住了双眼,但一个母亲失去母性则只能用天生病态来解释,她身上的病毒使得儿子跟着倒霉了一辈子,甚至连孙女也无法幸免。

2

有些人右脑发达,有些人左脑发达;有些人天生喜欢研究吃喝玩乐交朋友赚钱,有些人天生喜欢钻研那些没有多少烟火气的抽象主题,比如政治、数学、艺术;喜欢交朋友,喜欢钻研如何赚钱的人当然都在现实世界里混得不错,因为我们当今这个社会大环境就是鼓励物质生活,不要有什么独立思想,所以后者由于不擅长在现实物质世界打拼一般都混得不太好,他们不会赚钱,或者赚了钱但不会存钱,缺乏市场意识,推销技巧。

但就像王朔那个老妈一样,后者的可悲之处在于,他们混得不好就会责怪别人,责怪这个社会,而不承认是自己有什么不足,他们不知道如何去设计自己的人生,不承认自己有什么性格弱点。

不仅仅这些人,我们整个社会,都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与习惯,生活不如意的话,要么责怪原生家庭,要么责怪社会制度,这可能也是整个教育最大的问题。

自从我决定做山水学堂以来,我的身边开始聚集起不少这种性格的人,有大人有孩子,我也开始关注这方面的案例。

2021年,我在张家界慈利县的一座大山顶上和人一起尝试办学,由于我和合伙人林老师都是属于没有多少烟火气的理想主义者,所以吸引了一群相似性格特征的家长和孩子来到山上,当时绝大部分估计都是抑郁症患者,包括我的合伙人,他几乎每天都是中午才起床,半夜三更还在微信上愤世嫉俗,哪怕是夏令营期间,几十个学生和家长住在山上,他也要等着别人去叫他起床。

当时山上还有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女儿,她似乎是从来不会去厨房帮忙做饭的,有时候盛饭都要别人代劳;还有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住在山上,这个妈妈也同样不关心吃饭、打扫卫生等等事情,脑袋里总在操心一些形而上的问题。她们的四个孩子似乎都是从来不扫地拖地,从来不主动洗碗做饭的。

暑假开夏令营的时候,当时山上有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我累得要死,真希望这个合伙人来帮帮我,但他一有空就坐下来吹笛子,而不是带学生开展活动,或者去厨房看看要不要买菜买米,倒垃圾,在他的潜意识里,音乐才是唯一重要的。

我和他争辩过几次,我说山上的大人孩子都是一群整天浮在天上不做实事的人,这样下去整个山庄会散架,但林老师总是强调:自由无价,他没有兴趣,也没有力量去应付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比如交电费、给学生的床铺挂好蚊帐、补充数量不够的床位等等。买东西总是强调要高品质,一口气买了八套最高等级的帐篷,但却拒绝给学生宿舍买蚊帐;他偷偷地不顾其他人反对买了一个两千多块钱的商用豆浆机,但却连电费都交不起。

后来我想请附近山上的一个大娘来帮这一群不干活的懒人做饭,顺便打扫卫生,我事先提出要求:最好是不识字的大娘,因为不识字的人往往会比较关注现实生活,不会想太多,结果这个要求遭到了林老师的极力反对,他说:我是一个一直在努力推广读书的老师,你怎么能要求大妈不识字?我说山上这么多人都是整天浮在天上不会脚踏实地过日子的人,这个做卫生做饭的阿姨如果也是整天思考一些不现实的问题,比如坐在他旁边跟他谈音乐谈教育,只怕会把饭给烧糊了。

我在暑假组织了一个月的夏令营活动后就离开了这个团队,现在整个山庄有没有关门我也不知道。林老师本来只是一个乡村小学语文老师,工资好像还不到四千,为了办学背负了一身债务,现在估计日子过得很艰难。他的问题很清楚,就是看不清自身的性格问题,哪怕他明明是很典型的抑郁症,比如晚上睡得晚,早上起不来,他也不承认自己是抑郁症;同时,当时他的女儿也是很典型的抑郁症患者,但他这个父亲拒绝承认,也不出手干预,还不许我提这事。在他的眼里,所有的问题都是别人造成的,是别人的理念不对,是这个社会制度有问题,于是每天深更半夜躲在微信上发出愤怒的呼喊,对那些讨厌的人和事冷嘲热讽。

其实,根本问题是他自己的偏执,一个连电费都交不起,却坚持要偷偷地买商用豆浆机的人,肯定是有心理障碍的,偏执就是一种心理障碍。但有心理障碍,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不承认自己有病,结果身边的人只能一个接一个离开,如果是亲人,无法离开,最终会跟着生病,这才是最大的悲剧。

仔细看看,我们身边其实充满着这样的悲剧,都是同一个模式 – 强势的父亲或者母亲,有自杀倾向的孩子,我们不太明白的是,强势其实往往是由于性格极端和偏执引起的。抑郁症患者身上往往都能看到不同程度的偏执,而偏执的根本特征就是看不见也不承认自己的问题和观点错误,所以,如果说偏执之人、不合群的人,比如阿斯,想改变自己的性格,让人生重新生长出新绿的话,最最关键的是认识到自己的偏执 – 认识到自己的观点和理念在大多数时候是片面的,不完整的,别人的理念虽然也可能片面,但并不错。认识到,这个世界是由很多不同的柱子支撑起来的。

山水学堂原来有一个女学生,十一岁,有点自闭,刚来的时候,我要她每天写日记,并且每天的日记里要回答三个问题:1. 我今天做错了什么(反省);2. 我今天有没有为身边人做点什么;3. 我今天有没有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这个女孩刚开始每天都会在我们的学堂集体日记本上写日记,我不想打扰她,也没去看她都写了一些什么,直到过了大概一个礼拜,我去检查她写了一些什么,发现几乎每一篇后面都是这样回答那三个问题的:1. 我没做错什么,我觉得我没错,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2. 我没为身边人做什么;3. 我也没为这个世界做什么,我觉得我没错!

我大吃一惊!这个女孩原来内心怨气这么重!后来我问她,是不是因为以前一直有家人在强迫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导致她如此逆反?她说是的,就是她的父亲。

她让我吃惊还有一个原因,在我让她回答那三个问题之前,是跟她好好解释了原因的:自我反省是为了减少别人对自己的批评,为身边人做点什么,是最好的融入社会的方式,为世界做点什么,是为了寻找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她当时也都点头表示理解了,但落实到写日记,仍然是一副很抗拒的样子,这只能说明,她的逆反心特别重,以前被逼着做违心之事太多了。她和上面提到的林老师一样,需要漫长的疗愈期,在这个时间段内,需要非常非常地宽容,哪怕她每天都在玩游戏,跟谁也不说话,也不锻炼身体,也只能由着她去舔舐自己的伤口。

3

性格偏执的人往往会在一些擅长的领域思考比较深入,比如心理学、哲学、数学、素质教育等,会使得他们经常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在这些领域的观点超出众人,那就不容置疑,他们没有耐心去倾听别人的观点和意见,这就是为什么偏执之人人际关系都不太好的原因,因为太自以为是,容不下别人的反对意见。

比如说我父亲,当年他一定要坚持让我学会修单车,学会犁田,因为他坚信这些基本的谋生本领是每个男孩都应该学会的,哪怕将来用不上,有这些技能总是好的,但我从小就是个讨厌这些事情的文艺少年,怎么反对也没用,我父亲不能容忍别人的反对意见,他眼中只能看见自己的观点,我当时已经显示出了在绘画等方面的艺术天赋,但他看不到,看到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价值。

林老师也是一辈子生活在强势母亲的阴影之中,导致成年以后常年抑郁不得志,无法摆脱。所谓不幸的人用一生去治愈童年,在他身上很明显。强势母亲的最可恨之处并不是会强迫孩子去做什么,而是会强迫孩子去做一些错误的事,而且不许反抗。

学会剖析自己,养成自我批评的习惯,比什么技能都重要。

强势的妈妈,和强势的爸爸,哪个伤害性更大?

曹雪芹:其实哪个家长伤害更大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这种对比,来发现一些家庭教育的被人忽视的很多问题,和解决方法。对比只是一个手段和途径,爸爸和妈妈,谁对孩子的伤害更大,这个并不重要。有些时候,只有比较,才能帮助我们发现某些隐藏的问题。
木心: 一方面很多家长知道自己对孩子逼得太狠,另一方面又不知道如何改变,虽然不少家长在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但这个社会其实蒙蔽了很多人的双眼,导致我们看不到真相,因此即使方法就在身边,也看不见,或者装作看不见。举例来说,如果是一个外国家长,看到学校出现了中国学校这样的情况,很大概率会将孩子从学校带走,哪怕不读书也无所谓,如果我们的家长从这个角度去想一想 – 这个并不难 – 也会多一些思考,不至于将自己的孩子逼成问题学生。

如何避免成为强势的妈妈

1

我从来不是一个强势之人,只是一个深受强势的家长所害的成年人,对这个话题说不上有多少经验,这篇文章只是我的一个尝试,希望给家长们一些参考。

近些年来,自从我决定进入体制外教育这个领域之后,开始不断思考人性相关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既然所有人都强调教育要以人为本,那么第一步就要深度理解人性,因为以人为本就是以人的本质为出发点来设计教育,如果不去了解人与人之间的本质差别,那就是将人都看成了一个同样材质同样尺寸的螺丝,这样的教育注定失败。在我看来,人性的重要性超过后天环境的影响 — 包括民族文化和社会制度 — 很多很多。一个人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很多观点和思维习惯可能都是红色的,但一到国外留学,很快就可能转变,这说明这些后天形成的世界观其实是不牢固的,后天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远远没有我们期望的那样深入,而一个人的性格则要顽固很多,比如一个从小就很邋遢的年轻人,到日本这样的国家留学,他的屋子很可能仍然邋遢。

汉语里面没有一个词是用来定义天生的性格特征的,一般我们要么说人性,要么说人格,但人性一般是指一个地方的人的性格特征,比如某县民风朴实,或者民风彪悍,而人格一般是指人身上的品格。汉语里缺少这个专门来描述天生的性格特征的词汇,只能说明我们的文化中历来就不重视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古代如此,今天仍然是这样。而西方社会对心理学的研究则悠久而深入得多,就如同他们对于人的个性一直很尊重一样。

2

没人喜欢强势的人,没有哪个孩子喜欢强势的父母,哪怕是充满智慧很少犯错的家长,我想一个妈妈如果被人评价为强势,肯定会觉得丢脸,失败。但这个社会似乎充满着这种强势的人格,大人孩子都有,主要是大人,尤其是那些背负着责任和压力的大人,比如领导,比如家长。

领导一旦退休就没那么强势了,因为他身上的责任压力都减轻了;家长一旦升级为祖父母,一般也会和气很多,因为这时候养育后代的压力已经基本上没有了。这说明,想改变自己的性格,变得不强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的精力有限,要应付生活中的各种压力已经很疲惫了,再想做一个通情达理和颜悦色的家长会耗费太多心力,为了节省自己的精力,大多数人只好选择一种没那么耗费精力的为人处世方式,就是强力冲破各种人际阻力,达成目标,这在别人眼里就是强势人格。

所以,避免自己成为一个强势的妈妈,首先是尽量不让自己背负太多的生存压力,比如降低对孩子的要求,对物质生活的要求等等。

3

上面说没人喜欢强势之人,这是相对而言,如果这个强势之人距离我们很远,比如一个大公司的领导,或者国家领导人,很多人会希望ta是个强人,而不是一个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为什么这些人会喜欢这样的领导?我猜这是一种原始的部落生活的久远记忆在起作用,在原始社会,首领的主要作用是带领部落成员狩猎和打仗,强势的性格更适合当领导。你看那些喜欢强人政治的人,一般都是社会底层,没多少文化知识和判断力的,或者没多少主见的民众,他们的人生经常是跟着内心深处的动物习性在走。

喜欢强人政治不代表自己就是强势性格,但这种人往往也会让身边的一些家人朋友很难受,因为他们往往会很短视,同时又不思变通。

另外,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北韩等国家为什么有一种推崇强人政治的风气?并不是这些地方的国民比起其他自由社会的国民骨子里有什么不同,而是这些地方的社会制度形成了一种土壤,适合强权的生长,自由的种子还没见到阳光就会在土中腐烂。西方社会的国民性格当中其实同样也有奴性广泛地存在着,但是他们的文化土壤更适合自由的生长,奴性基因会受到精英的耻笑。

4

一个人的强势,主要体现在不能容忍和接受其他人的观点和标准上,说这是性格问题会显得很笼统,还不如说这是从小养成的错误的思维模式造成的后果。举例来说,当孩子犯了一个错误,如果你的第一反应是批评和纠正,那么你就是一个强势的家长,如果你的第一反应是思考,ta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那么你就是个理性之人,受孩子尊敬的家长,这就是思维模式的区别。

遗憾的是,没有几个人会习惯性地在第一时间去反思,因为反思很费精力,逮住机会就开骂会比较解气,出现问题的时候在别人身上找错,比起在自己身上找错更省力。我们整个国民性当中都缺少这种反思的习惯,习惯性地捡软柿子捏,因此国民性中又欺软怕硬、窝里斗、对外很懦弱的性格。

人是否强势主要体现在两个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如果你在和人争吵时总是赢的那个,那么你就是个强势之人,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很多做妈妈的会解释说:”我也不想强势,做一个强势的人我也很累,巴不得别人来代替我管孩子。可是,没人能够代替我,孩子身上的毛病必须有人去纠正对吧?“

这段话听上去好像没有毛病,其实问题在最后一句 – 你怎么知道你眼中的毛病就一定是毛病?也许你的确可以代表大部分家长的观点和标准,但并不是大多数人的观点就是正确的,中国人对人性对教育基本上都是门外汉。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举例来说,如果你的孩子不注意卫生,不收拾东西,在你眼中是毛病,但是在有些人眼中这完全可以容忍,那些发明家、艺术家,科学家,很多都是不讲卫生不收拾东西的。在你看来,收拾东西又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养成一个好习惯难道不好?没那么简单,对你来说收拾东西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精力,对那些天生不喜欢收拾东西的孩子来说,他喜欢的某项活动需要被打断才能完成你规定的打扫卫生的任务。你可能会说,他只是在玩而已,打断一下有什么不行?这只是你的标准,在我们这样的体制外教育的老师眼里,孩子玩得尽兴所带来的好处,要大于讲卫生的好处。所以你看,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如果都要依照你的这套标准来,不仅仅是孩子无法忍受,你身边的很多成年人也受不了。

哪怕的确是大家公认的毛病,你怎么肯定这个毛病就是可以改正的?很多人身上的毛病一辈子都没办法改过来,凭什么你就确信自己的孩子可以改正?举例来说,大部分中国家长是从来不会阅读严肃书籍的,这算不算毛病?既然你身上也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毛病,为什么只要求孩子改正?事情的本质也许是,强迫孩子改正身上的一些所谓毛病,会让做妈妈的好受一些,轻松一些,眼里清净一些,归根结底是为了自己。

5

其实上面这些给孩子找的理由并不稀奇,不难想到,但强势之人眼里基本上只看到自己的观点,他们似乎将自己的整个世界观蜷缩在一个螺丝壳之中,只寻找那些能够支撑自己理论的信息和文章来吸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了解其他人的不同意见。对他们来说,宁愿被孩子讨厌,也要维持自己的标准或者理念,这有些奇怪,为什么不是反过来,宁愿放弃自己的一些教育理念,也不能被孩子讨厌?改变自己的一些标准和理念,对一部分人来说为什么这么难?

这和一个人的天性有关,跟教育没太大关系,对于其他一些人,接受的是相同的教育,但他们的思维是发散性的,反思和改变没那么难,不断思考其他的可能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固执还是灵活,是天生的,只有天生固执之人,才会宁愿被自己的孩子讨厌,也不愿意改变自己。不管是作为家长,还是老师,或者学生自己,睡觉之前应该问一下自己:“我是不是一个天生很固执的人?”如果是,那么一定要警惕自己的亲子关系。

有人可能会辩解:为了孩子的未来,我宁愿他现在讨厌我,这个观点也很冠冕堂皇,但同样也有问题,一个孩子如果长期生活在一个令他讨厌的家长身旁,无法摆脱,他不可能有什么好的未来,因为人的成长过程中,安全感是最核心的,如果在家里都不能感到安全,那么孩子的童年过程就是残缺的。

你看,这个理由其实也不难找,但一个强势的家长不仅根本不会去找,甚至当别人为孩子辩解时,这个家长第一反应是会为自己的偏执辩护,这才是最令人困惑而且担心的。

6

如果你经常对孩子说:”为了你,我去讨饭都没问题。“那么先问问自己:你向孩子道过歉吗?据我所知,很多人是从来不道歉的。

文化基因是原因之一 – 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反省的习惯,第二个原因是基因,有些人天生是发散性思维,有些则天生是聚焦型思维,这都是基因在起作用。强势之人往往有一个有些偏执的父亲或者母亲,不一定强势,但有些偏执,比如某种强迫症,比如喜欢一个人呆着,或者人际关系不佳等等。我们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基因,也没办法改变整个社会的文化背景,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和世界观。

如果你宁愿自己的孩子讨厌你,也要纠正他身上的错误,或者要求他按时做完某件事,那么你不仅是个强势而失败的家长,也是个自私之人。如果承认这点,并且有意识地不让自己变得自私,那么亲子关心肯定会得到根本的改变。不管天生性格如何,一个足够善良而宽容的人是不会强势的。努力工作,辛苦赚钱,是为人父母的本能,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家长为了孩子开始坚持每天写文章,坚持每天学英语,才算真的努力做个好家长,因为他们是在用理性,而不是本能,来管理一个家庭。允许孩子保留自己的缺陷,也是违背本能的,大多数家长做不到,因此可贵。

7

强势的性格不容易改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那我来举一些例子。

我们读到一篇好文章,一般会分享到微信群或者朋友圈,但这个社会自己写文章的人很少,为什么?因为不知道怎么写,即使勉强写了一点东西,也不好意思分享,怕别人耻笑。这其实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害怕接受别人的点评和反对意见,同时也不愿意努力完善补充自己的思想的信号。写作是一种思考,其中很多是反思,经常写作的人会自己去发现自己思维的误区,当然也不介意别人的点评。所以,如果你不想自己成为一个令孩子讨厌的强势妈妈,那就开始写作吧,而且要勇敢地分享到朋友圈和微信群里,接受别人的点评。如果只是写给自己看的话,那你很可能只是写一些让自己感觉良好的文字而已。

第二个信号,强调小孩子读经。说老实话,在我看来,让小孩子读经是一种犯罪。经常听到那些强调孩子读经的家长争辩说:“他们现在虽然不懂什么意思,等他们长大了自然就懂了。”这纯粹是狡辩,既然孩子现在不懂,那干嘛不等他长大以后再开始读经?孩子的大脑又不是一个罐子,可以随便往里装东西,他再小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这样的父母,只要有机会就会将自己的一些理念灌输给别人,给那些比ta弱势的人,她如果是个老师,肯定会灌输给学生,她如果有年迈的父母,肯定会灌输给父母。

第三个信号,指导孩子学英语时,过分强调输入,而不重视输出,这些家长的解释和让孩子读经的解释差不多:“先输入,有了足够的积累,到时候自然会流出。”在我看来,这同样也是一种偏执,将人的大脑当成了容器,而不是仪器。有个孩子妈妈竟然这样问我:“我知道你强调学英语要多输出,你不认同单纯输入的方法,但我的方法是每天一个小时的输入,你觉得这样行吗?” 这就是的偏执!而偏执之人很容易强势。

第四个信号,强调孩子要多阅读,但不动笔写作,这跟强调孩子要从小读经是一样的思维模式,这样的家长似乎对于老人之言,对于规则和既有的 理论有一种痴迷,也许他们的大脑是聚焦型的,而不是发散性的。在英语中有人会用这样一句英语来讽刺这些人:“That’s easy.”,意思是这很容易,言下之意是:所谓的爱读书其实只是因为比写作容易,但是又显得很好学很有文化的样子。很多人貌似读了很多书,但却写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第五个信号 – 讨厌小动物。我们这栋楼里以前有几个老师带着几个孩子呆了几个月,孩子们都很喜欢我家的白狐 – 一只漂亮的小狗,但其中一个老师第一天就要求我将白狐关起来,或者用链子锁在院子里,因为她不喜欢白狐将他们租用的那几间屋子弄脏,或者耽误孩子们学习。后来的那些时间里,这些孩子很少下楼,几乎从来没有时间玩,每次下楼也只是为了跑步锻炼,他们学习做家务做卫生的时间似乎比玩的时间要多。这几个老师就是那种对秩序和规则过于偏执的人,他们眼里看不到教育的全貌。

我们更应该害怕复杂的人,还是单纯之人?

有一次在微信朋友圈,有个朋友说,现在学校应该将人性这门课作为主科,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其他的学科都是告诉我们如何与世界打交道,与客户打交道,与科学打交道,只有人性、心理学这些是讲在这个世界上如何与人打交道的,偏偏我们学校不教。

如何正确地与人打交道太重要了。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有些陌生的话题,如果问,你喜欢和单纯之人交往,还是和复杂之人交往,我想大多数人会回答是单纯之人,因为没有需要担心的。但是太单纯的人,往往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比如孩子虽然单纯,但只能是负担。

如果这个动词是害怕呢?孩子很单纯,不需要害怕他们会害你,但是可能会出事,让你提心吊胆。而复杂之人,一般不会上当受骗。。。所以,我们来辩一辩。

父亲对家庭更重要,还是母亲更重要?

莫言:
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的个性和观点,其中很多特征是与生俱来的,可能一生都无法改变。家庭中的矛盾,很多是因为不能足够尊重彼此的差异,并尝试接受对方的不同意见。如果我们不试图强行改变对方,而是寻求相互理解和包容,这个社会将变得更加美好,和谐,我们的家庭也会更加充满温情。

尽管家庭矛盾可能带来困扰和痛苦,但保持积极的态度对于解决问题至关重要,不要将身边的烦恼看得太重,多思考未来那些遥远的话题,可以减轻我们的生活压力。

参加七色光辩论赛也可以帮助我们理清生活中的诸多烦恼丝。


流浪鱼:
在当代社会,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母亲负责,父亲通常被视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和保护者,他们通常承担着更多的家庭责任,如养家糊口、保护家庭安全等,一般由于工作原因,与孩子沟通很少。但是父亲的角色对于孩子的性别角色认同和自尊心发展有重要的影响,因为父亲与孩子的互动通常更偏向于游戏和冒险,这种互动有助于孩子培养自信心和勇气。所以没人会说父亲对家庭的重要性比母亲低。

母亲则通常更注重孩子的情感需求和日常生活照顾,如饮食、卫生、健康等。母亲通常会与孩子进行更频繁、更密切的互动,这有助于孩子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和更深层次的情感联系。母亲还通常扮演着家庭协调者的角色,协调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确保家庭和谐。但是母亲就比父亲更重要吗,那也不见得。

所以,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