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想

学校是一个驯化场所吗?

吴承恩:
表面上学校是为学生提供教育和学习的地方,但实际上更像是一个驯化场所,甚至有人将学校说成是屠宰场,这很可悲。我们选这个辩题,也是希望引起更多人的警觉。

驯化指的是通过训练或教育使某种动物或人变得温顺、服从或适应某种环境或用途。和芬兰等国家的学校相比,中国的学生从小就接受各种思想的约束,虽然也学习文化知识和为人处世的一些规则,但都缺乏创造力和独立思想。由于学校都不能独立办学,需要接受政府的约束,经费来自政府,所以学校会存在一些过度规范化或刻板化的现象,这严重限制了学生的自由发挥和个性发展。
死神来了:
当说到学校的问题时,我们总是强调教育资源不公等等问题,其实这些都没有说到本质,任何不公平的问题都是体制问题。为什么我们一直不能解决这个教育资源不公的问题,这才是关键。希望通过这个辩论,能够让一些人对教育的问题的本质,有一些了解。

初三了,想好好学习,学不进去怎么办?

有一次在 【知乎】 上看到一个中学生提出这个问题,我当时想:这是一个很简单很常见的疑惑,无数学生有类似的迷茫,学校和媒体应该早就给出了一个被大多数人认可的答案,为什么似乎并没有人看到?学校不是解惑的吗?

哦,不对,如今的学校不是解惑的,而是一个驯化场所。老师和家长肯定给出了他们自己的答案,但是并不能被学生接受,因为他们给出的答案根本就是错的。老师不需要管对错,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驯化,而不是解惑。

这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我们的身边有很多类似的、普遍的、并不难被回答的疑惑,但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就是找不到一个令人服气的答案。比如:现代人为什么会这么焦虑?根本原因是什么?

假如换一个问题:我七十三了,想学习怎么使用抖音,就是学不会,该怎么办?我想无数人会轻易给出答案。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认为七十三岁的老人不会玩抖音是正常的,不涉及面子,也不是一个教育问题。

没有人说:一个初三学生学不进去是正常的。

假如换一个问题:我十五岁了,很想去跑一次长跑,但根本跑不动,为什么?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也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回答,其中很容易找到正确答案。其实这三个问题很类似,学不进去和跑不动本质上是一回事,只是一个属于智力的范畴,另外一个是体力的范畴。我们都不介意承认自己或者孩子身体衰弱,但都介意孩子被人说成智力低下。在如今这个社会,身体弱小不会低人一等,头脑简单则会。

原来这股神秘的力量就是家长的面子。

农村老太太都看得到两个现实真相:第一,会不会读书是天生的,第二,会读书不代表会赚钱。她们自己的子孙是否成材因为已经和她们关系不大,所以眼光会比较客观。那些儿女比较平庸的中年人则不甘心承认这一点,很多问题由此产生 – 两种强大的力量要斗一斗,旁边会有连带受伤的人。

如今的学校主要侧重于理科,也就是抽象世界的逻辑推理能力,其次是部分文科,这些主要是记忆,中小学校对于工科对于艺术对于哲学经济学心理学基本上不涉及,这些科目都需要其他的能力。动手能力强的学生往往适合学工科或者当修理工电焊工裁缝等,这些学生的抽象思维能力可能会比较弱,所以理科成绩比如数理化一般会比较差,成绩永远提高不上去。艺术家类型则是走向了抽象思维的另外一端,他们的思维过于发散和跳跃,没办法死记硬背,也不擅长推理,因此这两种大脑都不太适合读书。

做生意需要社交需要同理心也需要胆量,对很多有社恐的人来说不适合,适合走艺术路线的有创造力的人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步履艰难,他们需要有一个成熟而强大的社会保障系统去给他们托底,所以西方社会更适合他们,还有人天生适合做科研,往往这些人也是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同样需要生活在一个社会制度健全的世界才能冒出来。

面子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社会底层力量,个人几乎不可能撼动,底层家庭的父母,本来活得就很艰难,更没有力量去尝试。敢于挑战面子问题的人,往往都是被逼到墙角,没有了多少退路的人,或者手眼通天,有很多生存空间的精英阶层。

面子的形成,根本上是一个在群体中站队的生存需求,在一个危机四伏没有多少安全感的世界,人们需要被身边人认可和扶持,否则遇到麻烦时没有人来帮忙。内心有足够安全感的人,因为知道自己遇到麻烦时有身边的陌生人来兜底,比如政府,所以可以不需要面子。农村老人不需要为儿女的教育和就业承担什么责任,也就是说他们比中年人更有安全感,所以就没那么在乎面子。

东方国家都注重面子,而西方国家不太在乎面子的根本原因,应该就是 社会安全感。比如中国,历史上都是集权制度,百姓的生存压力很多是来自于上面的阶层,为了保持足够的安全感,只能选择站队,和集体大多数站在一起,靠人数多才有机会对抗来自上面的威胁。西方国家有民主的传统,百姓的压力更多是来自自然环境,所以一方面他们的民众天生会去维护这种民主和自由说话的传统,另一方面,会有更多精力与兴趣去探索自然。

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而言,孩子的出路极少,虽然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但走的人少,胆小的人不敢来。所以对于教育,基因是第一位的,环境是第二位的,还有一个第三因素,就是胆量。

如果不适合读书,但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没有什么办法?有! – 胆量。

距离来说,学生学不进去的原因之一其实是学习效率低,而学习效率低的重要原因是睡眠不足,无效学习时间,包括无效作业太多,学校的那种灌输式的学习太多等等,家长其实都看在眼里,但是不敢反抗。

对一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家庭来说,如果智商和勇气都没有,那就只能靠更加稀罕的运气了。

动物的眼睛 EYES OF ANIMALS

现在没有被它们的渺小的身体吸引注意力 ,是不是看上去这些瞳孔也都充满了智慧?

我们更应该害怕复杂的人,还是单纯之人?

有一次在微信朋友圈,有个朋友说,现在学校应该将人性这门课作为主科,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其他的学科都是告诉我们如何与世界打交道,与客户打交道,与科学打交道,只有人性、心理学这些是讲在这个世界上如何与人打交道的,偏偏我们学校不教。

如何正确地与人打交道太重要了。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有些陌生的话题,如果问,你喜欢和单纯之人交往,还是和复杂之人交往,我想大多数人会回答是单纯之人,因为没有需要担心的。但是太单纯的人,往往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比如孩子虽然单纯,但只能是负担。

如果这个动词是害怕呢?孩子很单纯,不需要害怕他们会害你,但是可能会出事,让你提心吊胆。而复杂之人,一般不会上当受骗。。。所以,我们来辩一辩。

见解深刻的人,都喜欢抬杠吗?

几乎没有人喜欢抬杠之人,所以那些喜欢抬杠之人主要是个性使然,并不是因为被人羡慕或者景仰才去抬杠,而是控制不了自己,有些观点不说出来就受不了,对有些看重的话题,与人争论不赢就不罢休。 这是一种性格弱点,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为了要博取眼球。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心理学的了解都很有限,比如对于人际关系中那些性格比较另类的人,包括喜欢抬杠之人,大多数人只好敬而远之,要是这个喜欢抬杠的人懂一些心理学,也许会开始自我反省。 所以这个话题就是一堂心理学课。

为什么见解独特和深刻的人,往往也是个喜欢抬杠的人

1

前几天,我和四个群友在同一天里因为正只有关的话题发生了争执,他们都离开了我那个群,这件事让我从不同角度观察到了人的偏执个性对社交的影响。

首先,我意识到,我们五个人一方面都有些偏执,另一方面,我们是在五个不同方面的偏,这个挺有意思,原来我们这个具有阿斯气质的人群还有这么一个特征,不仅仅是性格方面给人偏执的印象,在能力方面偏,在思想方面立场方面人生观方面也是如此。

这四个人中,三个女士的观点我都不接受,她们的离开都是由于立场的不同,虽然其中一个说离开是因为我不容许不同的声音,但其实我是很反感她的那个立场,那个男士的离开则是因为交流的方式,我们的立场并不矛盾,所以他的离开是没有火药味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对我们我们这五个人中的至少三个来说,政只立场就和信仰一样,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跳过去的内容。对其他事情,我可以容许不同的声音,但是对于这个关乎我的信仰的领域,我不能容许我反感的声音存在于我的群里,就和一个鸡督徒的群里不能宣扬恐怖主义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在网上最不愉快的记忆,全部和这个政只立场有关,要不就是被踢出群,要不就是我踢别人出群。

有一次我在连书上进了一个中国人的两万人的大群,发了一条言论,结果被几十个人群殴,有人甚至加我的时候还在骂我,相当于跑到我家里来砸窗户。搞得我将那个账号全部设为私密,让他们看不到我的个人信息,但仍然心惊胆战,这些粉哄的疯狂让我真是大吃一惊。

还有一次则是完全相反的经历,我在一个太湾人的群里发了一条比较长的信息,感动了好多太湾人,纷纷加我的微信。

看来,将争执看得如信仰一样重要的有很多人,这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根本。

2

执着是个褒义词,偏执是个贬义词,但这二者之间其实并没有很清晰的界限,两者的标准大致差不多一样,同样,所谓见解深刻,和喜欢抬杠之间,也往往是一不小心就跨过去了。你可能就是这样的人,我们都可能是。我身边越来越多地聚拢了具有这种性格特征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这个陷阱,还经常连带着将身边人也扯进去。

没有人喜欢故意抬杠,除非是孩子,大多数成年人的抬杠是因为过于强调某一方面的重要性,不能全面地看待一件事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那些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也就是能力和兴趣都很偏的人,最容易出现这种尴尬的社交情况。

抬杠的另外一种说法大概就是钻牛角尖,这个表述更形象,就是说有些人坚持认为牛角尖那么一个狭小的方面是最最最重要的,其他人说的理由都听不进去。你仔细听听,很多时候的争吵,甚至大多数时候,争吵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是一个对一个错,而是那个对得更多占比更大的问题。这种情况经常会导致微信群内或者现实生活中的争吵,甚至谩骂,最后退群。

慢慢地,我发现这种情况很普遍,并不仅仅是一小群基因或者文化程度不同的人会出现这种情况,社会的各个层面,不同年龄性格的人里都有类似这种情况出现,所以这应该首先是个文化背景的问题。这和我们习惯了权威、专家、顺从,习惯了毫不怀疑最高指示的思维模式有关。

举例来说,华人在海外很少成为领袖和精英,他们也很少会沦落成为社会最底层,而是稳定地处于中层,中上层,这就是我们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区别的一个很典型的体现,中国人天生缺乏安全感,即使到美国生活了很多年,甚至好几代人,都会将安全放在绝对第一位,健康大概是第二位,至于是否快乐幸福,是否受尊重,能否出人头地,那是次要的。不同的排序会导致自己一生,和孩子一生产生不一样的结果。

我和很多人说过,我骨子里似乎有西方人的基因,不将安全看得那么重要,我喜欢探索,也强调要快乐幸福,而不是苟且地活着。只是在中国,我们这样的人很少,其中很多和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遗憾的是,我的这些同伴中很多喜欢钻牛角尖活着抬杠,也就是说,没能意识到自己性格中过于强调某一个方面的这一个缺陷。

我自己当然也有过分强调某一点的性格,比如自由,对大部分身边人来说就没我想的那么重要,但是我和其他同类不一样的是,我很少去要求别人向我看齐,你不认为自由重要,你想苟且地活着没关系,我尊重你,但你绝对不能要求我也向你那样苟且地活着,这我就会非常愤怒。我从来不介意别人说我坏话,我会非常介意别人限制我的自由和权利。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跟我一样具有阿斯气质的人中有一些似乎非常享受有一个皇帝坐在自己头上吃喝拉撒的感觉,他们会觉得这样的人生很有安全感,大概是因为任何风雨都被上头这个人挡住了,至于那些排泄物,无所谓。这些人比普通人还享受这样的所谓秩序,他们似乎无法忍受没有上下尊卑的社会,身处底层的蝼蚁如果妄想要爬到大树顶上去,这些人会气得要将其烧死才解气。不信你去看那些红卫兵当年的言行,如果不是气得要死,他们怎么会抽打踩踏自己的亲生父母?那个波西来不是就将自己的父亲一根肋骨踩断了吗?

3

一个真正有主见的人应该是个时刻在怀疑一切,也怀疑自己的人,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这样的生活态度,那么不管他的观点在某个方面多么深刻诱人,也要保持警惕,随时准备远离。过分自信目中无人才会抬杠,他们交流的目的往往纯粹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很少会去用心倾听其他群友的观点。

我身边有不少人都是很有个性的,他们的性格和观点都很明显有一个偏字,在某一个领域见解的确比一般人深刻,但在大多数领域都给人一种思想不够灵活的感觉,仿佛不管是什么方面,他们的思想都是一个细细的洞,有些深有些浅,但无一例外都是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不够宽广,没有容纳别的意见的空间。

前些天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她的很多言论真的让我震惊,无法想象现在的幼儿教育到了这样一个地步!要是她当时是在西方一个电视节目上和我辩论,那肯定会成为一个被全世界评论的节目。因为她的观点在我看来都是对幼儿 “很危险的”,“非常偏执的”,根本不是一个老师应该说的。但她竟然也站出来批评我,意思是我给学生灌输不爱国的思想,让孩子成为一个恨锅党,不够资格当老师。

我把她踢出去了,倒不是因为她冒犯了我,而是不想浪费我的上网时间,更不想浪费其他群友的时间,一个群里,垃圾内容和垃圾思想都需要清理,才能保持清净。

那个幼儿园老师的基本思想特征就是:为了集体的荣誉和利益,任何个人的东西基本上都可以牺牲,我猜要是她是个大学老师,肯定会经常鼓动学生去参军打仗。要是回到五十年前,她发现自己的妈妈不爱国,或者弄脏了一张猫朱熹画像,肯定会毫不犹豫去举报,至少她当时在群里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架势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先不管她那种“要让国家站在世界之巅,哪怕没有一个朋友” 的观点是不是正确,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肯定不正确。你是谁啊?连孔夫子都不敢这样俯视众生好嘛?

我猜这人可能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偏执基因,她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估计也是一个极端的人,不容易相处,幼儿园的孩子应该很多会怕她,因为她会很坚决地要孩子听她的话,她的观点和做法是不容质疑的鱼宙镇理。

我们在那些国学馆、私塾里也经常会看到类似个性的人,包括老师和家长。

我好像天生对这种精神上的毒才者非常反感,无法忍受,对国学馆也天然地反感。以后我会对山水学堂的学生说,如果你碰到了一个不容许你怀疑他的观点和做法的人,不管是谁,都要保持一定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