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医院

医生离开了医院义务救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道德一般相对而言只关注眼下的行为对错,对当事人的影响,而法律则会更侧重于长远的影响,对全部国人的约束,所以这二者对同一个事件的判断经常是有矛盾的。 不过个人观点是,如果法律足够详细和人性化,是可以和道德相容的,这也是我们作为公民应该努力的方向,就是让一个社会的法律制度尽可能做到公正、均衡、符合道德预期。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道德与法律一直是一个令很多人争论的话题,医生离开医院义务救人,这是一个符合道德规范的应该为人表率的行为,但是从法律的角度而言,如果医生义务救人但是不承担法律责任,会引起一些后果,所以说这样的医生要承担法律责任也是有一些道理的。 我们需要辩论的,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根据道德规范和良心去做事,还是根据法律规范去做事,哪一种行为的性价比更高,破坏更小,风险更小的问题,这二者之中没有绝对正确和错误的选项。 我们一生中,很多时候都需要作出这样的两难选择,这样的话题这样的辩论就是一种很有必要的练习,以后再碰到两难局面时,我们通过这样的思维练习,会减少犹豫事件和错误的可能性。
inMountain School Changsha

辩题: 医生离开了医院义务救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恩将仇报 必遭报应

李芊,女,河北保定人,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研究生,妇产科执业医师,执业地点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2015年1月21日,李芊从上海乘坐火车到北京,刚上车,列车广播有一孕妇急产,需要妇产科医生帮助。


李芊医生毫不犹豫地跑到孕妇身边,帮助孕妇生产,胎儿产下后,李芊还陪同孕妇和胎儿到了南京市某区级医院。胎儿被送到监护室后,被诊断为羊水吸入性肺炎,前后住院治疗了40多天。

孕妇家属不仅没有感谢李芊,还将李芊扣下,并且把李芊告到了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该法院审理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认定李芊非法行医,导致胎儿吸入性肺炎,赔偿新生儿住院费用和家属误工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4361.59元。李芊不服,上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南京中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芊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质问法官:“是不是医生离开医院就不可以救人了?”法官的回答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在执业地点之外的行医即是非法,需要承担民事和刑事责任。”

律师再次质问:“在紧急的特殊情况下,医生在大街上遇见急救病人,是否应当放弃良心,不予施救?”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没有特殊。”
我们不能责怪法官,法官的回答没有错。我们也无法责怪孕妇和家属,人家也是在利用法律。错的是这个扯淡的法律。 我的心哇凉哇凉,作为一名医生,我们就必须改变自己。以后出了医院的大门口,我们就不再是医生了。大街上血流成河,也与我们无关了,因为法官都说,在执业地点之外行医就是非法行医,需要承担责任。这个责任我们承担不了。

6月23日二审公告后,李芊不服,重新申请行政复议。但是,南京市卫生局、江苏省卫生计生委和国家卫生计生委,都无人应答。  

如果我们有良心,就为李芊医生叫好,认为李芊是真正医生的转起来,认为李芊是中国最美医生的转起来,你的每一次转发,都在唤醒一个民族的觉醒!中国需要这样的医生!

行医,是指以营利为目的应用医术行为。此危急关头,是见义勇为,绝非“非法行医”!被告人没错,错的是患者、法官,因为他们都有病……

如果精神病院的病人说自己没有病,我们应该相信ta,还是相信医生

洞穴里的人家:
大多数普通人对于精神病这个领域的了解很少,对心理医生并不太相信,那些偶尔才发病的精神病人对自己有一些了解,但是很明显也不能完全相信,所以没有一个可以完全相信的机构,除了那些全国有名的专家,但是他们又很忙,或者很远,可能还很贵。

那就还是靠自己的学习吧。其实精神病人并没有那么难以理解,就是在某个方面比较极端而已。


白云深处:
看过一本比较有名的书,是对一群精神病人的采访,不记得书名了,那些案例很清晰地显示出,精神病人中,有很多是聪明过头的,当然精神病院中也有很多是傻过了头的。这句话其实也是在看一部短小的精神病院记录片段中,一位年轻姑娘精神病人自己说的。也许他们才是最了解自己这个群体的人。

我们推荐这个特殊的辩题,也主要是希望辩手们增加对精神病人的了解。心理医生肯定不能是唯一的判断依据,他们如果行,如果那些精神病院很厉害,就不至于要将病人长期关起来,强迫他们做很多事了。所以,有时候,我们还是需要听一听病人们自己的分析,毕竟其中大多数是有理智的,大多数时候是清醒的。


中国应该让安乐死合法化吗?

古道西风瘦马:
在中国,如果有人实施安乐死,会受到社会的谴责。这主要是因为传统的孝观念深入人心,人们普遍认为即使家人身患绝症,也应该尽全力救治,而不是选择安乐死。因此,如果有人对身患绝症的家人实施安乐死,很可能会被周围的人视为不孝,背负骂名。所以很多人宁愿看着家里的老人遭罪,也不敢帮助其早点脱离痛苦。

另外,还有极少数特殊家庭,因为老人是退休高干,享受很多补助,所以子女宁愿看着老人整天躺在床上遭罪,也不愿意拔掉ta的管子。


金庸:
在中国,安乐死目前仍然是非法的,但这个问题也一直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的讨论。

支持安乐死合法化的人认为,这可以给予一些末期病人或者遭受极大痛苦的病人一个选择,让他们能够尊严地结束生命。同时,也能够减轻家庭和社会的负担。此外,一些人也认为,安乐死合法化可以推动医学和伦理学的进步,促进人们对于生命和死亡的思考和探讨。

然而,反对安乐死合法化的人也有很多。他们认为,安乐死涉及到人的生命权和尊严,必须谨慎对待。如果安乐死合法化,可能会出现滥用的情况,导致一些不必要的死亡,甚至被用于谋杀等犯罪行为。此外,他们也担心安乐死合法化会给医生带来过大的压力和道德风险,可能导致一些医生滥用安乐死手段,或者忽略病人的治疗和护理。

如果法律健全,不存在谋杀等情况,而你是我们国家的相关领导,你会如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