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乔致庸

阿斯伯格综合征是进化的产物,需要珍惜,还是一种精神疾病,需要从大脑中铲除?

诗和远方: 听到阿斯伯格综合征,绝大多数人都会紧张,如果听到这是自闭症谱系的一种的话,会更紧张。这我们很容易理解,因为自闭症是一种绝症,没有听说过谁被治好了,而且这种精神疾病患者一般来说都会成为家人一辈子的负担,没有多少自理能力。

不管什么是阿斯,如果也属于自闭症谱系的一员,那么阿斯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毛病 – 绝大多数人是这么理解的。

实际上,阿斯并没有典型自闭症那么可怕,只要从小给阿斯孩子一个合适的生活环境教育环境,阿斯是可以过上相对正常的生活的,甚至可能拥有同龄人没有的优势。
木心:山水学堂主要是为阿斯少年儿童而建设的一个体制外创新学校,这样的话题很合适,可以让大家通过辩论,来了解阿斯的本质。很好的辩题,虽然会让不少人紧张,甚至可能反感,但能解决问题,而不是将问题掩盖。

昨天在一个叫做西瓜说剧的频道上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看了《乔家大院》这部电视剧,几年前断断续续在电视机上看过几级,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首谭晶唱的主题曲《远情》,如今看,有了一些新的感受。

主人公乔致庸让我想到了马斯克,他们俩做很多大事的出发点从来不是钱和利润,而是天下,正因为他们心里有了天下,突破了很多成规,放下了很多成见,才取得了一般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达到的成就。

但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

这两个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的企业家在性格、眼界和智商上如此相似,其实是向普通人展示了阿斯人群中的一种,他们将整个人类,整个天下苍生的福祉放在第一位,这并不是教育的结果,不是家庭环境的熏陶带来的。不管是马斯克还是乔致庸,都没有这样一位教育他们要这样关心天下人的长辈,他们的这种情怀是天生的。

情怀是天生的,善良也是天生的。就和很多人会花很多时间精力去清理地球上的垃圾,救助流浪猫狗,骑着三轮车赚钱资助山区孩子读书,开孤儿学校,做各种善事一样,阿斯人群比一般人会更关心那些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同事关系的陌生人和事。

这和阿斯更关心遥远的抽象的事物大概是互相联系的,有相同的生理基础的,也许擅长抽象思维只是大脑发育有些不一样,也许善良也只是大脑发育有些不一样。

所以,阿斯也许是进化的产物,自然选择的结果,是一小部分对人类发展有好处的基因,甚至自闭症也是,这种将人的大脑的大部分能力集中在某个狭窄领域的机制,曾经在历史某个阶段发挥过有利于社会进步的作用。

如果不是有些偏执的阿斯,是不可能执着地为天下苍生做一件事的,只有阿斯才会不管不顾那么多现实成本和障碍去实现心中的梦想,只有与生俱来的刻在了基因中使命感才能带领这些企业家克服那么多阻碍,义无反顾地往前进。没有这个人群,整个人类的发展会慢很多。

正如同《乔家大院》里那个孙茂才一样,寻常人会很重视风险,从而放弃一些理想。莱特兄弟发明飞机,肯定没有考虑他们的飞机能卖什么钱,乘坐自己的那种原始飞机上天是要冒生命危险的。

我们这些做体制外教育的人也是一样,我们的情怀并不是因为高尚,不是因为接受过什么善良的教育,而是与生俱来的,想为一些陌生人做点事。覃山学校的皮蛋经常说自己办学不是为了他人,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或者要验证体制外自由教育也可以让学生成才,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 做这些事情对我们来说更像一种执念,并不需要克服太多来自自己内心的障碍,对我们来说,让自己有情怀不难,让自己变得现实才是难事。

在我们这个社会,阿斯的处境大多数都比较艰难,除了少数成功者,原因之一是阿斯的能力很不均衡,在一个缺乏信用的国家,大多数人对于和陌生人合作抱有怀疑态度,很多事情我们都只能亲力亲为,这就使得阿斯天然地身处劣势,因为我们只在少数领域比较擅长,在大多数领域都比较弱。而那些相对能力比较均衡的,擅长和人打交道的人,哪怕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本事,也可以混得不错。

正如一个普通的能力比较均衡的人想培养一门特长很难一样,阿斯身上与生俱来就有特长,难的是一辈子都无法弥补自身的不足。

两者同样难。

我想办山水学堂就是想将这些人生经验告诉那些和我一样有个性有弱点的孩子。如果有些弱点一辈子都无法补足该怎么办?最好是选择一些不需要与很多人打交道的职业,或者生意,同时,如果是不善于理财的人,一定要避免让自己负债,最好让家人来管钱。对于阿斯来说,优势很明显,不需要没有担心吃饭的本事,需要担心的永远是不要被自身的弱势给拖入深渊。

Debate Demonstration

这是同一个辩题,上一场辩论的一些记录保存。请从下往上阅读。

🍃

正方-周武王:很多做出过杰出成就的人,都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包括爱因斯坦、乔布斯、义隆马斯克等等,光是这一点,我们就不能说这是一种需要从大脑中清除出去的精神疾病,这样的观点太无礼了。

比起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给社会带来的负担和麻烦,这个群体给人类作出的贡献要大得多,这是生物进化的结晶,正如爱因斯坦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一样。

🦏

反方-秦始皇:的确,很多杰出人士都是阿斯,而且给人类文明的前进做出了非阿斯人无法企及的贡献,但是这样的杰出人士只是阿斯中的极少部分,大多数阿斯都在生活、待人接物方面有障碍,他们自己的生活不幸福,连带家人也经常受牵连。据我所知,绝大部分成年阿斯人士最终都是离婚,或者婚姻不幸福,同时,成年阿斯的孩子很多有心理问题,比如抑郁。

我们宁愿不要那些少数杰出阿斯的贡献,也希望多数普通阿斯还有他们的家人能够过上平安幸福的人生。

🐚

正方-小泥鳅:阿斯在这个社会上的人口比例也许会让人吃惊,事实上并不是一种很少见的心理障碍或者性格特征,如果对方坚持要将这种性格特征或者心理障碍当成精神疾病,坚决清理出去,那么受影响的人群之多可能会超出大众的想象。

这是不现实的。既然有那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阿斯气质,阿斯性格特征,还不如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宽容,让我们的学校变得更灵活与人性化。

🦁

反方-两百斤的猪:正是因为很多人不承认阿斯是一种精神疾病,想尽量掩盖阿斯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才导致阿斯本身,以及阿斯身边的家人、同学、老师、同事深受困扰。如果我们不能客观地给这些人贴上标签,是不可能期待这些人的生活回归正常的。

这是同一个辩题,上一场辩论的一些记录保存,给各位辩手参考。请从下往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