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个性

体制内传统学校好,还是体制外新教育学堂好?

小小哲学家:这个话题可以帮助我们深入了解传统学校的优点和弱点,还有相对陌生的体制外创新学校。很多家长不满意传统学校,但是又不知道将孩子送到哪里去读书,这样的辩论可以帮助大家看清教育圈子。

世外桃源: 我觉得网络上不断吐槽现在的教育和学校的问题大部分都没有抓到实质,或者至少是没有抓到底层的根源,90%以上的分析文章或者抱怨都是浮在表面,这点也是我们需要来这里付费辩论的原因,因为我们在这里的发言不是公开的,所以可以深入讲一讲这种影响深远的话题。

为什么说都没有抓到实质?因为教育的问题本质上是社会制度的问题,并不单单是学校或者家长的问题,更不是如今的孩子的什么问题。我们的抱怨、牢骚、分析基本上都不能深入到社会制度这个层面。

点击上方的标题,进入相应的辩论话题。

在集体环境中,孩子才能学会融入社会吗?

曹雪芹:
在西方社会,很多孩子是在家上学的,另外他们一般都是小班上课,很多班只有不到十个学生,似乎他们对于集体生活带来的好处并没有我们国家的国民这么重视。与此同时,对于一个班五十个学生,这种非常不合理的班级比例所带来的负面作用,甚至可以说对孩子的成长所带来的伤害性,则远远不够重视。

不是说不认可集体环境带来的好处,而是要来讨论一下,如果一个孩子天生不喜欢人群,喜欢安静,喜欢沉思,是不是就处于危机之中?

青鱼:
在集体环境中成长确实有助于学会融入社会,但并不是唯一的方式。现代社会提供了许多不同的学习和成长方式,个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融入社会。 首先,集体环境确实提供了一个模拟社会的场所,使人们能够与他人互动、合作、交流和竞争。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可以学习如何与他人相处、解决问题、协商和妥协等社交技能,这些都是融入社会所必需的。例如,在学校、俱乐部、社区组织等集体环境中,人们可以结识不同背景、性格和观点的人,从而培养出对不同人的理解和尊重,这对于融入多元化的社会至关重要。 然而,有些人可能并不适合或不喜欢集体环境,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学习融入社会。例如,独立学习和自我提升可以使个人掌握更多的知识和技能,从而在社会中有更多的竞争力。此外,通过社交媒体、在线课程、远程工作等方式,人们也可以与他人进行交流和合作,从而培养出社交技能。 此外,社会融入并不仅仅意味着与他人相处融洽,还包括对社会规则、价值观和文化传统的理解和尊重。这些可以通过阅读、观察、思考和反思等方式获得。因此,虽然集体环境对于学习融入社会是有帮助的,但并不是唯一的途径。 综上所述,集体环境对于学习融入社会是有益的,但并不是唯一的方式。个人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培养社交技能、了解社会规则和价值观,从而融入社会。

点击上方的标题,进入相应的辩论话题。

1

并不是。在军队中长大的孩子,长大以后除了走正步,除了打仗,也许啥都不会,而在一个很小的偏僻山村长大的孩子,长大以后也许可以适应复杂的商业环境,成为大城市的精英。

西方国家很多家庭的孩子是在家教育的,比例远远超过中国,这些孩子的父母往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会担心孩子长大以后无法适应集体生活,他们的孩子中有一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和父母一样成为了西方社会的精英。反倒是那些普通公立学校的大环境出来的学生,尤其是家庭环境糟糕家庭里的孩子,毕业后只能去做一些最底层的工作,比如在快餐店卖汉堡,也就是说这些大集体中出来的学生,社会适应能力很弱。

这些例子其实在中国也可以找到很多,只要稍微用心去思考一下就会发现,现实与我们的想法并不一样,举例来说,几乎所有跳楼的孩子都是出自大集体的传统学校,从来没有听说过体制外学堂,或者国际学校的孩子去跳楼的,至少那些跳楼的孩子的社会适应能力,融入集体和规则的能力并没有因为他们呆在集体中就得到了提高;还有,在体制外学校,包括学堂和国际学校读书的孩子,身体素质、英语口语、社会实践能力、口才、自信心都强于体制内学校的学生,难道这些都不算社会适应能力?为什么我们中国的父母普遍会,而且是不假思索有这样的担心呢?这值得我们深思。

中国的学校明明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学生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与社会脱节,孩子们很少离开校园走上真实的社会,他们连单独乘坐公交巴士都可能不被父母允许,从这种学校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具备融入社会的能力呢?

学校里基本上只有两种类型的人,老师和学生,这里没有物业管理人员,没有商贩,没有流动人口,没有农民工,没有人贩子,根本学不到与这些人打交道的能力。反倒是在体制外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有多得多的机会走向社会,他们要自己做饭,有时候还要自己买菜,很多会长途骑行或者徒步,自己买车票,问路,洗碗,扫地,自己洗衣服,可能还会种地。。。

举个例子,以前张家界的覃山学校,很小的一所学校,位于一个小山村里,没有围墙,旁边有一条“危险”的河,完全是向社会敞开的,我觉得他们的学生的社会适应能力很让人放心啊。现在搬到了长沙的覃山,以及我们山水学堂,都是位于村子里,没有围墙,孩子们可以自由进出,是社区的一部分,怎么反倒家长们会认为我们的学生会不具备必要的社会适应能力呢?

与同学和老师打交道应用的是同一套适用于同龄人的标准,而与社会打交道需要头脑中有完全不同的标准。

不管是我们的文化,还是我们的体制,都是高悬在我们的民众头顶的一个鞭子,轮流挥舞,鞭打着驱赶着羊群聚拢,这种鞭子产生的呼啸声从每一条门缝里钻进来,钻进我们的卧室,让我们做梦都在害怕被抽到,这种普遍的不安全感,导致很多家长潜意识里对于教育的目标是,不需要优秀,也别去追求什么幸福快乐,跟大家一样,平安就好。

2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一部分父母的偏执。所谓偏执,就是只看到事务的局部,过于强调某个方面的重要性。比如说,不少父母无论如何都不让孩子从体制内学校出来,哪怕ta已经是抑郁症了,哪怕孩子已经有自杀倾向了,哪怕孩子哭着甚至用自残的方式来表示自己不想去上学,也要想尽办法让ta回到学校,最多是在看了心理医生,吃了很多药,在家休养半年到一年之后再回去。这就是父母自己的偏执个性在作怪,而不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也不是文化。很遗憾,很多人同样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偏执,就跟他们看不到自己被洗脑了一样。

如果有记者去调查一下那些有抑郁症孩子的家庭,大概率会注意到,这些孩子的父母中,往往会发现一个偏执的家长。其实根据我的观察,抑郁症孩子也好,跳楼自残的孩子也罢,压力主要来自于家长,而不是学校。

同样,这种偏执的个性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就和我们的社会上有很多不可理喻的所谓“爱国”一样,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和体制鼓励这样的偏执个性,这些家长其实是一群帮凶,在扼杀那些自由的灵魂。

假如一个孩子从小被教育要善良而宽容,那么即使ta没有在大集体中生活过,大概率长大了会受人欢迎,受到身边人的保护。很多人一辈子生活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也很幸福、健康,比如一辈子在某个研究所或者单位里做科研的人,比如那个屠呦呦奶奶,比如一些出家人等。

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圈子其实相对单纯而稳定,对他们来说,与人打交道并不是什么难事,相反,如何与家人打交道,如何看清自己,培养反省的习惯和能力,才是更难的,更重要的,而这种能力,并不需要在传统学校这种环境下才能学到,事实上,体制外教育相对更接地气的人性化的宽松教育,使得孩子与父母之间,与亲戚朋友之间打交道更自然。

另外,体制外教育机构里长大的孩子,朋友并不比在传统学校成长起来的孩子少。

3

如果是比较孤僻的孩子呢?

其实孤僻的孩子在人群中更没有安全感,也根本没有兴趣和勇气去学习与人打交道,因为人群给孤僻孩子带来的压力已经消耗了ta大量心力,根本不可能积累起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学习如何与同学打交道。相反,在一个小环境下教书,老师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会有更多的耐心去鼓励这样的孩子,其他同学既然不需要承受很多学习压力,对身边的有个性的孤僻同窗也会相对宽容和耐心一些。这样的环境一般来说更适合孤僻孩子读书。

当然体制外私塾和学堂形形色色,其中有些私塾是以严格甚至古板为特色的,他们是孤僻孩子的噩梦。只有那些具有足够宽容度的学堂,才适合这种个性的孩子。

如果一个私塾或者学堂的卫生井井有条,什么都摆得整整齐齐的,一般来说这里的老师条条框框会比较多,这里是一个老师绝对主导的环境,孩子们只是一群需要听话的羊 — 如果是孩子主导的话,不会这么干净整洁 — 孤僻的孩子会受不了这种环境。还有一个判断依据,如果学校墙上贴着弟子规或者各种规章制度,孩子很小就在背诵经文,那么这样的环境也不适合他们。

学校是一个驯化场所吗?

吴承恩:
表面上学校是为学生提供教育和学习的地方,但实际上更像是一个驯化场所,甚至有人将学校说成是屠宰场,这很可悲。我们选这个辩题,也是希望引起更多人的警觉。

驯化指的是通过训练或教育使某种动物或人变得温顺、服从或适应某种环境或用途。和芬兰等国家的学校相比,中国的学生从小就接受各种思想的约束,虽然也学习文化知识和为人处世的一些规则,但都缺乏创造力和独立思想。由于学校都不能独立办学,需要接受政府的约束,经费来自政府,所以学校会存在一些过度规范化或刻板化的现象,这严重限制了学生的自由发挥和个性发展。

死神来了:
当说到学校的问题时,我们总是强调教育资源不公等等问题,其实这些都没有说到本质,任何不公平的问题都是体制问题。为什么我们一直不能解决这个教育资源不公的问题,这才是关键。希望通过这个辩论,能够让一些人对教育的问题的本质,有一些了解。

点击上方的标题,进入相应的辩论话题。

初三了,想好好学习,学不进去怎么办?

有一次在 【知乎】 上看到一个中学生提出这个问题,我当时想:这是一个很简单很常见的疑惑,无数学生有类似的迷茫,学校和媒体应该早就给出了一个被大多数人认可的答案,为什么似乎并没有人看到?学校不是解惑的吗?

哦,不对,如今的学校不是解惑的,而是一个驯化场所。老师和家长肯定给出了他们自己的答案,但是并不能被学生接受,因为他们给出的答案根本就是错的。老师不需要管对错,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驯化,而不是解惑。

这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我们的身边有很多类似的、普遍的、并不难被回答的疑惑,但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就是找不到一个令人服气的答案。比如:现代人为什么会这么焦虑?根本原因是什么?

假如换一个问题:我七十三了,想学习怎么使用抖音,就是学不会,该怎么办?我想无数人会轻易给出答案。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认为七十三岁的老人不会玩抖音是正常的,不涉及面子,也不是一个教育问题。

没有人说:一个初三学生学不进去是正常的。

假如换一个问题:我十五岁了,很想去跑一次长跑,但根本跑不动,为什么?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也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回答,其中很容易找到正确答案。其实这三个问题很类似,学不进去和跑不动本质上是一回事,只是一个属于智力的范畴,另外一个是体力的范畴。我们都不介意承认自己或者孩子身体衰弱,但都介意孩子被人说成智力低下。在如今这个社会,身体弱小不会低人一等,头脑简单则会。

原来这股神秘的力量就是家长的面子。

农村老太太都看得到两个现实真相:第一,会不会读书是天生的,第二,会读书不代表会赚钱。她们自己的子孙是否成材因为已经和她们关系不大,所以眼光会比较客观。那些儿女比较平庸的中年人则不甘心承认这一点,很多问题由此产生 – 两种强大的力量要斗一斗,旁边会有连带受伤的人。

如今的学校主要侧重于理科,也就是抽象世界的逻辑推理能力,其次是部分文科,这些主要是记忆,中小学校对于工科对于艺术对于哲学经济学心理学基本上不涉及,这些科目都需要其他的能力。动手能力强的学生往往适合学工科或者当修理工电焊工裁缝等,这些学生的抽象思维能力可能会比较弱,所以理科成绩比如数理化一般会比较差,成绩永远提高不上去。艺术家类型则是走向了抽象思维的另外一端,他们的思维过于发散和跳跃,没办法死记硬背,也不擅长推理,因此这两种大脑都不太适合读书。

做生意需要社交需要同理心也需要胆量,对很多有社恐的人来说不适合,适合走艺术路线的有创造力的人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步履艰难,他们需要有一个成熟而强大的社会保障系统去给他们托底,所以西方社会更适合他们,还有人天生适合做科研,往往这些人也是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同样需要生活在一个社会制度健全的世界才能冒出来。

面子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社会底层力量,个人几乎不可能撼动,底层家庭的父母,本来活得就很艰难,更没有力量去尝试。敢于挑战面子问题的人,往往都是被逼到墙角,没有了多少退路的人,或者手眼通天,有很多生存空间的精英阶层。

面子的形成,根本上是一个在群体中站队的生存需求,在一个危机四伏没有多少安全感的世界,人们需要被身边人认可和扶持,否则遇到麻烦时没有人来帮忙。内心有足够安全感的人,因为知道自己遇到麻烦时有身边的陌生人来兜底,比如政府,所以可以不需要面子。农村老人不需要为儿女的教育和就业承担什么责任,也就是说他们比中年人更有安全感,所以就没那么在乎面子。

东方国家都注重面子,而西方国家不太在乎面子的根本原因,应该就是 社会安全感。比如中国,历史上都是集权制度,百姓的生存压力很多是来自于上面的阶层,为了保持足够的安全感,只能选择站队,和集体大多数站在一起,靠人数多才有机会对抗来自上面的威胁。西方国家有民主的传统,百姓的压力更多是来自自然环境,所以一方面他们的民众天生会去维护这种民主和自由说话的传统,另一方面,会有更多精力与兴趣去探索自然。

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而言,孩子的出路极少,虽然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但走的人少,胆小的人不敢来。所以对于教育,基因是第一位的,环境是第二位的,还有一个第三因素,就是胆量。

如果不适合读书,但想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没有什么办法?有! – 胆量。

距离来说,学生学不进去的原因之一其实是学习效率低,而学习效率低的重要原因是睡眠不足,无效学习时间,包括无效作业太多,学校的那种灌输式的学习太多等等,家长其实都看在眼里,但是不敢反抗。

对一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家庭来说,如果智商和勇气都没有,那就只能靠更加稀罕的运气了。

动物的眼睛 EYES OF ANIMALS

现在没有被它们的渺小的身体吸引注意力 ,是不是看上去这些瞳孔也都充满了智慧?

强势的妈妈,和强势的爸爸,哪个伤害性更大?

曹雪芹:其实哪个家长伤害更大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这种对比,来发现一些家庭教育的被人忽视的很多问题,和解决方法。对比只是一个手段和途径,爸爸和妈妈,谁对孩子的伤害更大,这个并不重要。有些时候,只有比较,才能帮助我们发现某些隐藏的问题。

木心: 一方面很多家长知道自己对孩子逼得太狠,另一方面又不知道如何改变,虽然不少家长在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但这个社会其实蒙蔽了很多人的双眼,导致我们看不到真相,因此即使方法就在身边,也看不见,或者装作看不见。举例来说,如果是一个外国家长,看到学校出现了中国学校这样的情况,很大概率会将孩子从学校带走,哪怕不读书也无所谓,如果我们的家长从这个角度去想一想 - 这个并不难 - 也会多一些思考,不至于将自己的孩子逼成问题学生。

点击上方的标题,进入相应的辩论话题。

如何避免成为强势的妈妈

1

我从来不是一个强势之人,只是一个深受强势的家长所害的成年人,对这个话题说不上有多少经验,这篇文章只是我的一个尝试,希望给家长们一些参考。

近些年来,自从我决定进入体制外教育这个领域之后,开始不断思考人性相关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既然所有人都强调教育要以人为本,那么第一步就要深度理解人性,因为以人为本就是以人的本质为出发点来设计教育,如果不去了解人与人之间的本质差别,那就是将人都看成了一个同样材质同样尺寸的螺丝,这样的教育注定失败。在我看来,人性的重要性超过后天环境的影响 — 包括民族文化和社会制度 — 很多很多。一个人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很多观点和思维习惯可能都是红色的,但一到国外留学,很快就可能转变,这说明这些后天形成的世界观其实是不牢固的,后天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远远没有我们期望的那样深入,而一个人的性格则要顽固很多,比如一个从小就很邋遢的年轻人,到日本这样的国家留学,他的屋子很可能仍然邋遢。

汉语里面没有一个词是用来定义天生的性格特征的,一般我们要么说人性,要么说人格,但人性一般是指一个地方的人的性格特征,比如某县民风朴实,或者民风彪悍,而人格一般是指人身上的品格。汉语里缺少这个专门来描述天生的性格特征的词汇,只能说明我们的文化中历来就不重视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古代如此,今天仍然是这样。而西方社会对心理学的研究则悠久而深入得多,就如同他们对于人的个性一直很尊重一样。

2

没人喜欢强势的人,没有哪个孩子喜欢强势的父母,哪怕是充满智慧很少犯错的家长,我想一个妈妈如果被人评价为强势,肯定会觉得丢脸,失败。但这个社会似乎充满着这种强势的人格,大人孩子都有,主要是大人,尤其是那些背负着责任和压力的大人,比如领导,比如家长。

领导一旦退休就没那么强势了,因为他身上的责任压力都减轻了;家长一旦升级为祖父母,一般也会和气很多,因为这时候养育后代的压力已经基本上没有了。这说明,想改变自己的性格,变得不强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们的精力有限,要应付生活中的各种压力已经很疲惫了,再想做一个通情达理和颜悦色的家长会耗费太多心力,为了节省自己的精力,大多数人只好选择一种没那么耗费精力的为人处世方式,就是强力冲破各种人际阻力,达成目标,这在别人眼里就是强势人格。

所以,避免自己成为一个强势的妈妈,首先是尽量不让自己背负太多的生存压力,比如降低对孩子的要求,对物质生活的要求等等。

3

上面说没人喜欢强势之人,这是相对而言,如果这个强势之人距离我们很远,比如一个大公司的领导,或者国家领导人,很多人会希望ta是个强人,而不是一个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为什么这些人会喜欢这样的领导?我猜这是一种原始的部落生活的久远记忆在起作用,在原始社会,首领的主要作用是带领部落成员狩猎和打仗,强势的性格更适合当领导。你看那些喜欢强人政治的人,一般都是社会底层,没多少文化知识和判断力的,或者没多少主见的民众,他们的人生经常是跟着内心深处的动物习性在走。

喜欢强人政治不代表自己就是强势性格,但这种人往往也会让身边的一些家人朋友很难受,因为他们往往会很短视,同时又不思变通。

另外,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北韩等国家为什么有一种推崇强人政治的风气?并不是这些地方的国民比起其他自由社会的国民骨子里有什么不同,而是这些地方的社会制度形成了一种土壤,适合强权的生长,自由的种子还没见到阳光就会在土中腐烂。西方社会的国民性格当中其实同样也有奴性广泛地存在着,但是他们的文化土壤更适合自由的生长,奴性基因会受到精英的耻笑。

4

一个人的强势,主要体现在不能容忍和接受其他人的观点和标准上,说这是性格问题会显得很笼统,还不如说这是从小养成的错误的思维模式造成的后果。举例来说,当孩子犯了一个错误,如果你的第一反应是批评和纠正,那么你就是一个强势的家长,如果你的第一反应是思考,ta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那么你就是个理性之人,受孩子尊敬的家长,这就是思维模式的区别。

遗憾的是,没有几个人会习惯性地在第一时间去反思,因为反思很费精力,逮住机会就开骂会比较解气,出现问题的时候在别人身上找错,比起在自己身上找错更省力。我们整个国民性当中都缺少这种反思的习惯,习惯性地捡软柿子捏,因此国民性中又欺软怕硬、窝里斗、对外很懦弱的性格。

人是否强势主要体现在两个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如果你在和人争吵时总是赢的那个,那么你就是个强势之人,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很多做妈妈的会解释说:”我也不想强势,做一个强势的人我也很累,巴不得别人来代替我管孩子。可是,没人能够代替我,孩子身上的毛病必须有人去纠正对吧?“

这段话听上去好像没有毛病,其实问题在最后一句 – 你怎么知道你眼中的毛病就一定是毛病?也许你的确可以代表大部分家长的观点和标准,但并不是大多数人的观点就是正确的,中国人对人性对教育基本上都是门外汉。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举例来说,如果你的孩子不注意卫生,不收拾东西,在你眼中是毛病,但是在有些人眼中这完全可以容忍,那些发明家、艺术家,科学家,很多都是不讲卫生不收拾东西的。在你看来,收拾东西又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养成一个好习惯难道不好?没那么简单,对你来说收拾东西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精力,对那些天生不喜欢收拾东西的孩子来说,他喜欢的某项活动需要被打断才能完成你规定的打扫卫生的任务。你可能会说,他只是在玩而已,打断一下有什么不行?这只是你的标准,在我们这样的体制外教育的老师眼里,孩子玩得尽兴所带来的好处,要大于讲卫生的好处。所以你看,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如果都要依照你的这套标准来,不仅仅是孩子无法忍受,你身边的很多成年人也受不了。

哪怕的确是大家公认的毛病,你怎么肯定这个毛病就是可以改正的?很多人身上的毛病一辈子都没办法改过来,凭什么你就确信自己的孩子可以改正?举例来说,大部分中国家长是从来不会阅读严肃书籍的,这算不算毛病?既然你身上也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毛病,为什么只要求孩子改正?事情的本质也许是,强迫孩子改正身上的一些所谓毛病,会让做妈妈的好受一些,轻松一些,眼里清净一些,归根结底是为了自己。

5

其实上面这些给孩子找的理由并不稀奇,不难想到,但强势之人眼里基本上只看到自己的观点,他们似乎将自己的整个世界观蜷缩在一个螺丝壳之中,只寻找那些能够支撑自己理论的信息和文章来吸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了解其他人的不同意见。对他们来说,宁愿被孩子讨厌,也要维持自己的标准或者理念,这有些奇怪,为什么不是反过来,宁愿放弃自己的一些教育理念,也不能被孩子讨厌?改变自己的一些标准和理念,对一部分人来说为什么这么难?

这和一个人的天性有关,跟教育没太大关系,对于其他一些人,接受的是相同的教育,但他们的思维是发散性的,反思和改变没那么难,不断思考其他的可能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固执还是灵活,是天生的,只有天生固执之人,才会宁愿被自己的孩子讨厌,也不愿意改变自己。不管是作为家长,还是老师,或者学生自己,睡觉之前应该问一下自己:“我是不是一个天生很固执的人?”如果是,那么一定要警惕自己的亲子关系。

有人可能会辩解:为了孩子的未来,我宁愿他现在讨厌我,这个观点也很冠冕堂皇,但同样也有问题,一个孩子如果长期生活在一个令他讨厌的家长身旁,无法摆脱,他不可能有什么好的未来,因为人的成长过程中,安全感是最核心的,如果在家里都不能感到安全,那么孩子的童年过程就是残缺的。

你看,这个理由其实也不难找,但一个强势的家长不仅根本不会去找,甚至当别人为孩子辩解时,这个家长第一反应是会为自己的偏执辩护,这才是最令人困惑而且担心的。

6

如果你经常对孩子说:”为了你,我去讨饭都没问题。“那么先问问自己:你向孩子道过歉吗?据我所知,很多人是从来不道歉的。

文化基因是原因之一 – 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反省的习惯,第二个原因是基因,有些人天生是发散性思维,有些则天生是聚焦型思维,这都是基因在起作用。强势之人往往有一个有些偏执的父亲或者母亲,不一定强势,但有些偏执,比如某种强迫症,比如喜欢一个人呆着,或者人际关系不佳等等。我们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基因,也没办法改变整个社会的文化背景,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和世界观。

如果你宁愿自己的孩子讨厌你,也要纠正他身上的错误,或者要求他按时做完某件事,那么你不仅是个强势而失败的家长,也是个自私之人。如果承认这点,并且有意识地不让自己变得自私,那么亲子关心肯定会得到根本的改变。不管天生性格如何,一个足够善良而宽容的人是不会强势的。努力工作,辛苦赚钱,是为人父母的本能,一个不喜欢读书的家长为了孩子开始坚持每天写文章,坚持每天学英语,才算真的努力做个好家长,因为他们是在用理性,而不是本能,来管理一个家庭。允许孩子保留自己的缺陷,也是违背本能的,大多数家长做不到,因此可贵。

7

强势的性格不容易改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那我来举一些例子。

我们读到一篇好文章,一般会分享到微信群或者朋友圈,但这个社会自己写文章的人很少,为什么?因为不知道怎么写,即使勉强写了一点东西,也不好意思分享,怕别人耻笑。这其实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害怕接受别人的点评和反对意见,同时也不愿意努力完善补充自己的思想的信号。写作是一种思考,其中很多是反思,经常写作的人会自己去发现自己思维的误区,当然也不介意别人的点评。所以,如果你不想自己成为一个令孩子讨厌的强势妈妈,那就开始写作吧,而且要勇敢地分享到朋友圈和微信群里,接受别人的点评。如果只是写给自己看的话,那你很可能只是写一些让自己感觉良好的文字而已。

第二个信号,强调小孩子读经。说老实话,在我看来,让小孩子读经是一种犯罪。经常听到那些强调孩子读经的家长争辩说:“他们现在虽然不懂什么意思,等他们长大了自然就懂了。”这纯粹是狡辩,既然孩子现在不懂,那干嘛不等他长大以后再开始读经?孩子的大脑又不是一个罐子,可以随便往里装东西,他再小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这样的父母,只要有机会就会将自己的一些理念灌输给别人,给那些比ta弱势的人,她如果是个老师,肯定会灌输给学生,她如果有年迈的父母,肯定会灌输给父母。

第三个信号,指导孩子学英语时,过分强调输入,而不重视输出,这些家长的解释和让孩子读经的解释差不多:“先输入,有了足够的积累,到时候自然会流出。”在我看来,这同样也是一种偏执,将人的大脑当成了容器,而不是仪器。有个孩子妈妈竟然这样问我:“我知道你强调学英语要多输出,你不认同单纯输入的方法,但我的方法是每天一个小时的输入,你觉得这样行吗?” 这就是的偏执!而偏执之人很容易强势。

第四个信号,强调孩子要多阅读,但不动笔写作,这跟强调孩子要从小读经是一样的思维模式,这样的家长似乎对于老人之言,对于规则和既有的 理论有一种痴迷,也许他们的大脑是聚焦型的,而不是发散性的。在英语中有人会用这样一句英语来讽刺这些人:“That’s easy.”,意思是这很容易,言下之意是:所谓的爱读书其实只是因为比写作容易,但是又显得很好学很有文化的样子。很多人貌似读了很多书,但却写不出一篇像样的文章。

第五个信号 – 讨厌小动物。我们这栋楼里以前有几个老师带着几个孩子呆了几个月,孩子们都很喜欢我家的白狐 – 一只漂亮的小狗,但其中一个老师第一天就要求我将白狐关起来,或者用链子锁在院子里,因为她不喜欢白狐将他们租用的那几间屋子弄脏,或者耽误孩子们学习。后来的那些时间里,这些孩子很少下楼,几乎从来没有时间玩,每次下楼也只是为了跑步锻炼,他们学习做家务做卫生的时间似乎比玩的时间要多。这几个老师就是那种对秩序和规则过于偏执的人,他们眼里看不到教育的全貌。

对于那些屡教不改,总是惹人讨厌的同班同学,我们需要同情吗?

周武王:任何一个集体,不管是学校还是走上社会,包括家庭里,经常会有这样的屡教不改的,让很多人厌弃的人,一方面我们需要团结和包容,另一方面,我们的忍让和包容也是有限度的,毕竟自己的生活也不能受到太多干扰,如何平衡一直没有定论。

这样的话题能够让我们对处理这种棘手的社交有更深入的了解,当下一个难题来临之时,有所准备。

蜗牛: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一点很多人其实是听说过也认可的,但由于我们的这个人踩人的整体大环境,以及文化教育水平相对落后,导致大多数人不知道那些讨厌之人的可怜之处到底在哪里,父母家长都不知道,何况旁人?

其实,越是可恨之人,往往越可怜,那些讨人喜欢的人,哪怕是生在穷人家,他内心的煎熬相对而言要少得多。穷困带来的挫折和打击,远远比不上被所有人嫌弃带来的挫折感。

点击上方的标题,进入相应的辩论话题。

参考文章:

你家孩子的课本上有没有画涂鸦?

如果是,那很可能她或者他是个ADD患者,如果上课还动个不停,那就是ADHD患者,多了个H字母,表示身体和思维都多动。ADD表示大脑多动,ADHD表示大脑和身体都多动。多动的本质是某方面的自控能力比较弱,和脾气暴躁、做事冲动、剁手党等等其实都差不多。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小学时候就喜欢在课本上画画,每次都是画人头,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多动症或者思维多动症,我甚至清晰地记得,在课堂上神游回到课堂,发现课本空白处多了一个人头像,自己好像刚刚睡了一觉。要是那个时候有人懂心理学,比如我这样的老师,给我规划出适合我的人生路,这辈子将不知道要少走多少弯路!

但我的课本上不是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涂鸦,这说明我的神游和思维多动症处在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上,所以我的成绩并不差,相反还算得上学霸。我的课本比较干净整洁,这表示我的思维不过分跳跃,该死记硬背的知识我也行。

如果课本上画得密密麻麻的,那表示大脑的自控能力很弱,一般来说偏科会比较严重,或者干脆就是学渣,至少死记硬背的科目会比较糟糕,做作业还可能会拖拉,因为总是开小差。如果你家孩子的课本是这样的,最好开始盘算离开体制内教育,要不然ta可能会在压力下抑郁 – 体制内应试教育是绝对容不下开小差的,而且需要大量的记忆。

如果你家孩子的课本完全没有乱涂乱画,那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走神是抽象思维的一个标志,我们读书不仅仅要死记硬背,也要有一些抽象思维能力才能成为优秀生,比如写作,还有数学、物理等等科目。另外,如果课本干干净净整整洁洁,这可能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极端和偏执,和密密麻麻的图画一样,适当有点脏乱才是世间万物的本质。这两种情况都需要早早地用心理学的工具来辅佐普通的教育。

孩子的课本其实是个很好判断的标准,或者说工具。当然类似的工具还有其他的,比如孩子的书包是否整齐,是否丢三落四等。

涂鸦的内容也听重要,如果你家孩子的课本上就有这些涂鸦,欢迎点击这里上传给我,我来帮你分析一下。

多动症 ADHD 与沉迷于游戏之间的关系

打游戏也好,玩手机也罢,都是一种躲避现实压力的途径。有些无知的人肯定会说了:“别的孩子一样地读书,怎么就没有躲避压力?” 别的孩子是别人家的,每个孩子是不一样的。有这种思维的人是典型的平庸之辈,看不到人与人之间的本质差异。

沉迷于游戏和手机的人与沉迷于毒品和酒精的人一样,都是自控力的表现,在不同方面的自控力而已。其实所有人都有自控力弱的时候,大脑的不同功能区中,总有几个相对比较弱。性格向来温和的人,有时候也会发脾气,甚至暴怒,因为有人触碰到了他的敏感点。

不是说多动症患者在所有领域都好动,实际上他们玩起游戏来,包括户外一些游戏和网络游戏都会集中注意力很久时间,大家的注意力总量似乎和我们的大脑容量一样是差不多的,只是分配不均衡而已,有人这个功能区多一些,比如打扮化妆会很有耐心,有人那个功能区多一些,比如看书,尤其是看纯文字的书 – 不少人一看到这种书就头晕 – 这种看书头晕的人不一定比喜欢看书的人蠢,或者更失败。

为什么多动症患者会更容易沉迷于游戏?其实很简单,因为多动症患者,尤其是学生,要承受更多的压力,他们老是被家长老师批评,同时自己因为成绩不好,记不住知识点,也会自责,这种抵抗批评是需要耗费心力的,因此他们也许表面上嘻嘻哈哈,内心其实虚弱。躲进一个虚拟世界就可以忘记这些烦恼和压力,让心力慢慢恢复,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孩子的涂鸦看不懂,意味着什么

看得懂的涂鸦说明脑子神游的时候想到的东西是比较具象的,逻辑是清晰的,而涂鸦如果看不懂,说明思维当时是混乱的,不连贯的,或者非常抽象的。如果你的孩子的涂鸦全部看不懂,或者看得懂但是没有太多意义,说明他需要相对特殊的教育,因为他真正感兴趣和擅长的东西距离现实世界比较远,也许是哲学,也许是高等数学等。

除了ADHD,还有其他疾病会导致多动吗?有。

  • 甲状腺荷尔蒙分泌过多会产生多动症
  • 大脑失调
  • 神经系统失调
  • 心理疾病
  • 内耳失衡

在学校,多动症儿童往往具有下列这些行为:

  • 上课插嘴
  • 突然大喊大叫
  • 经常和人打架
  • 课堂上扭来扭去,静不下来
  • 总是要老师提醒应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 经常失神,神情恍惚
  • 总是说这也无聊,那也没意思
  • 丢三落四
  • 做作业要么马马虎虎,飞快地潦草做完
  • 要么经常是拖拖拉拉,不上心

注意上面这些情况中的几条如果经常出现,从来没有改善的时候,才叫多动症。毕竟几乎所有学生都讨厌做作业,都可能有马虎了事的时候,丢三落四更是会有。

如何治疗

由于很多情况下多动症都是由于一种更深层次的被忽略的精神或者身体疾病引起的表现,所以是可以治疗的,可以吃药,条件是先要医生找到根源在哪里,是甲状腺的问题,还是大脑,或者神经系统。

有些多动症少年儿童是因为荷尔蒙失衡引起的,所以简单地验血验尿就可以检查荷尔蒙的水平。如果查出来荷尔蒙的确失衡,就要看是甲状腺荷尔蒙,还是其他荷尔蒙。
如果排除了荷尔蒙或者其他原因,家长可以考虑是不是感情方面造成的某种机能失调。如果确定很有可能是,那么家长最好去咨询一下本地的心理医生。他们可能会开处方药,或者某种治疗方案。

注意并不是所有多动症都是荷尔蒙失衡引起的,所以验血验尿并不是诊断多动症的依据,目前国内外还没有什么检测可以直接判定,需要靠医生的观察,以及与学生家长的交谈。判定是否多动症并不难,难的是摸清楚什么原因造成的。

  • 在国外,最常见的治疗方案包括: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认知行为治疗
    talk therapy 谈心

所谓认知行为治疗,主要是尝试改变多动症孩子的思考和行为模式。谈心的目的则主要是教授孩子如何面对自己的问题,以及减轻多动症带来的后果。医生会让学生找到自己身上的优点和潜力,找回优势,树立信心,也就有了力量去战胜多动症这只人生的拦路虎。

那除了治疗,吃什么药有效呢?

在国外,包括药品管制异常严格的美国等发达国家,给多动症孩子吃药 – 含镇定效果的药 – 是比较常见的,这些药包括:
dexmethylphenidate (Focalin)
dextroamphetamine and amphetamine (Adderall)
dextroamphetamine (Dexedrine, Dextrostat)
lisdeamfetamine (Vyvanse)
methylphenidate (Ritalin)
上面这些药品的化学名称我不敢乱翻译,左边那一长串字母的就是化学名,括号里的是美国的药品名,如果有朋友去美国,根据括号里的药品名去药店找一找。也许你是懂行的,可以根据前面的化学名在国内找到替代品。
这些药品中的一部分由于含有镇定剂,可能会让孩子上瘾,所以需要医生和家长密切注意。

除了治疗,生活和学习过程中也要避免刺激性的物质,包括咖啡因和尼古丁等。

多动症与体重还有零食的关系

在山水之间夏令营观察的学生多了,我注意到多动症孩子偏重或者偏胖的比较多,也许是某种物质分泌过量产生的情况。我还注意到:多动症的孩子很多挑食,吃零食控制不住。这可能也是身体和大脑缺乏某种控制能力的表现,而这种控制能力应该主要是病理方面的,和他们的个人意志力无关,与他们受的教育更无关。

遗憾的是,我们社会上大多数成年人都不愿意去深究此事,总是埋怨一句:“这孩子就是不吃青菜。。。”就完了。一天到晚念叨,实际上除了让孩子更加厌烦和反抗,毫无用处。

据《纽约时报》报道,有国外的研究发现,垃圾食品中的染色剂与多动症的形成之间有联系,也有很多人注意到了食品中的添加剂与多动症之间的某种联系,但没有切实证据,目前科学家倾向于认为,多动症主要是天生的,但是食品添加剂让症状变得更糟糕。中国的垃圾食品中添加剂的品质和含量肯定比美国更不让人放心,所以,杜绝多动症孩子食用任何垃圾食品是绝对有必要的。

不过,多动症也会导致孩子特别喜欢吃零食,大多数人认为吃零食是结果,而不是主要原因。我有一个学生,在学校里的小卖部偷零食吃被抓住,即使所有同学都知道那个小卖部有两个摄像头,他还是去偷。不知道他的人会认为这是品行的问题,我带了他半年,他对小动物特别有爱心,也从来不会偷窃其他东西,只是对零食,尤其是辣条这种,没有心理抵抗力。

不管怎么说,我个人认为家长应该和孩子商量一个改善的计划,双方都承认这是一种病,不管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形成的,不管现在有没有根治的药品和治疗方法,都先承认这不是道德品行方面的问题,给孩子一个公正的对待。然后每天要把不吃垃圾食品,多多少少吃一些青菜,每天打球减肥等当作比学习更重要的目标,让他们能够集中注意力对付身上的多动症,相信会好的。

学校的多动症孩子项目 以及特殊夏令营

国外有些学校会开设一些专门的课程,针对各班级的多动症学生,训练他们控制自己的脾气、饮食习惯等。也有一些夏令营是专门针对各个领域的非正常孩子的,有自闭症儿童,也有多动症少年,或者残疾人。我们也希望在这些方面多多努力,给这些需要更多关爱的少年儿童群体更多的理解与支持,希望大家都来参与。

有个家长和我说,他的儿子的老师劝她不要在孩子面前提多动症,认为那会让孩子把自己当作一个病人,从而丧失努力的动力。我个人认为,恰恰相反,应该把孩子当作平等的交谈对象,对他有信心,而不是瞒着他。另外,老师还应该在班上开几次关于如何帮助班上的多动症学生的讨论会,让所有人都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把少数同学身上的多动症当成一个可以分身的魔鬼,去共同战胜它!

多动症是遗传的吗?

和肥胖一样,注意力不集中这个毛病也是遗传的,这个是国外科学家们已经证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