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与试读

试读一周,收费1000元,试读一个月,收费3000元。具体咨询之前,请填写下面的表单,我们会添加您的微信。

招生对象

有些人天生就容易抑郁,比如那些敏感内向的孩子,有些则在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大大咧咧的性格,他们长大以后一般不会抑郁。另外,有个性的人会遇到更大的社会阻力,因此会容易抑郁,而平庸的人与社会主流产生冲突的可能性比较小,因此抑郁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大多数人对抑郁症孩子的态度是:“你这样下去不行,你得改。”实际上抑郁症患者不是不想改变自己,而是改变不了。正如成年人社会那些烟鬼酒鬼吸毒者一样,他们大多数想戒掉,但戒不了。对于遭受抑郁症之苦的学生,和他们讲道理是没用的,如何将他们心里的石头搬开,让他们不再害怕外面世界的偏见和压力,才能将他们从抑郁的黑洞里拉出来。换句话说,他们需要方法,需要帮助,而不是埋怨和指责。 带孩子去找心理咨询师接受开导是方法,但一般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因此费用高昂,送到山水学堂来就划算得多。起码,你的孩子在这里不会孤单,因为还有其他厌学孩子在,而且其中可能就有抑郁症患者,很可能也是一个早晨起不了床,晚上很晚才睡觉,喜欢沉迷在手机或者游戏中的同龄人,他们见面了互相之间会有很多话可说,而不是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里。 而且,在山水学堂,公开谈论抑郁症,是很正常的事,没必要遮遮掩掩,没人会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更没人会去责怪一个抑郁症患者不上进。很多从事心理学咨询的专业人士不建议和孩子说抑郁症,怕给他们暗示,我个人不同意这样的做法,得了抑郁症的孩子往往很困惑,自责,疲惫,和他们探讨抑郁症的症状会让他们减少自责,不那么迷茫。 我们学堂会有一些公共电脑,上面会有和抑郁症等相关的纪录片,平时经常会组织相关讨论会,鼓励这些孩子将心里话都说出来,一起制定各种康复计划。。。 我们不收重度抑郁症患者孩子,也不收自闭症患者。
他们长期呆在家里学习,或者在一个小集体中成长,需要偶尔换个环境,融入另外一个集体一段时间,学会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尤其是同龄人。大多数体制外学堂都不接受外来的学生家长前去短时间游学,部分是因为场地限制,但我们山水学堂房子很多,教育理念自由开放,欢迎持不同教育理念和人生信仰的家庭前来做客。

在很多家长的眼里,偏科的孩子是令人头疼的废料,但我认为他们是难得的偏才,人的精力有限,偏科的人可以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避免分心,因此更容易获得成就。那些自闭症的或者换了唐氏综合症的人往往可以不费力就做到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就是因为他们可以集中所有注意力和创造力去做一件事。

家长老师总喜欢把问题孩子的问题归结为老师或者其他环境原因,不愿意承认先天基因的影响,因此往往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孩子的困扰,只有看清了哪些是后天环境影响的结果,哪些是先天性的缺陷或者个性不同,才能在正确的角度使力,推动孩子的成长。

在常规学校里,偏科学生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去补足自己的短板但往往收效甚微,短板还是短板,因为短板往往是天生的,并不是换了不喜欢的老师这样的原因造成的。在山水学堂就可以制定完全适合自己个性的成长计划,去做自己擅长的感兴趣的事。只要短板不致命,就保持长短不齐的形状,去找一个正好需要不规则形状材料的社会角色,跳过高考和大学这条路,直接朝着这个特殊角色的职业方向奔跑。

常规学校的老师工作繁忙,没时间去考虑个别学生这些特殊情况,而家长们习惯了去迎合主流社会的常规标准,害怕孩子成为另类之后受打压,所以偏科学生在体制内学校活得很郁闷,憋气。

换种没那么含糊的说法,就是有同性恋倾向的少男少女。如果你家孩子有这方面的倾向,可以考虑送到我们山水学堂来,这里会宽容一些,我们不会把他们看成异类,甚至鼓励学生公开自己的性倾向,不要活在羞耻和压力下。我们更不会尝试去纠正或者治疗具有同性恋倾向的少年,这是先天性的,基因决定的,不可能改变,也没必要改变。
目前这是我们最主要的招生对象。阿斯就是轻度自闭症。

我想让这些另类孩子在一个宽容、自由的环境下成长。

只有那些本来厌学抑郁考大学无望的孩子,或者家庭条件优越不需要考国内大学的孩子,或者父母有远见孩子也足够优秀的家庭,他们脱离体制进入到我们这种学堂的风险成本比较小。

慈利县朝阳地缝

大家的宠物 – 白狐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