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个自闭症青年给我打了个电话,很意外!

Welcome to the club . :

今天晚上靖凯给我打了个电话,这是过去两年中唯一一次给我电话,没想到他还记得我,要知道他是个很典型的自闭症青年 – 现在他应该十八岁了。我认识他的时候他16岁,是个健康漂亮比我高一头的很能吃饭但又没有发胖的少年​。

正是因为靖凯,我才在知乎上知道了阿斯伯格综合征是怎么回事,然后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一个阿斯​,也就是说有自闭症倾向。这解释了困扰我半辈子的无数困惑迷茫​。所以当年勇敢地带着一个自闭症少年去长沙,一起坐火车去张家界,然后送他自己从张家界坐火车回家,我的收获比靖凯要大​。
也是因为想陪着靖凯辟谷(有个朋友建议尝试让他辟谷,也许可以改善他的自闭症症状),我才生平第一次辟谷,没想到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难。对了,平时说话都有些稀里糊涂听不懂的靖凯竟然也听我的,开始了为期三天的辟谷,现在想起来也有些神奇,不知道他那么贪吃能吃的一个少年,是如何被我说服​三天不吃东西的。

不过今天写这篇文章主要不是讲这个,而是讲很多自闭症患者的一个共同特点 -他们说话跳跃性很强,如果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这类人说话的方式,是不可能懂他话里的意思的​,因为他的话相互之间没有太多的逻辑关系,但我能够听出来他的伤心和愤怒 – 他的爷爷大概是阻止他或者责备他做了一件什么事处罚了他,手段也许比较重,让他很愤怒,以至于想到了两年前认识的我,一个叫做罗军的大人​,然后不知道怎么从自己的手机里找到了我的微信号,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想,我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极少数认真听过他说话,呆在一起一段时间但是​从来没有在感情上伤害过他的成年人,所以他才在极度伤心时想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认识一些很有个性的网友,说话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跳跃性,比如以前在我们群里一个叫做半导体的人,就是这种说话方式​。如果你的身边也有这样说话跳来跳去让别人跟不上的人,尤其是孩子,开始考虑一下他是不是有自闭倾向吧​。
抑郁症患者和阿斯很多都擅长写作,不信你去知乎上看那些患者写的文字,经常是洋洋洒洒但也不说废话,作家王朔的文字就给人这种印象,他就是一个典型的阿斯作家。其实这种洋洋洒洒一泻千里的文风和跳跃性说话之间是有联系的,越是自闭严重,​思维越是跳跃。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阿斯都是思维多动症患者,我就是​。​

有少数自闭症患者(也许不一定是少数)似乎不仅仅是在理解别人的情绪方面很欠缺,在表达自己的情绪方面同样是欠缺的,他们极少表现出普通人的愤怒,甚至是从来不,最多也就表示出很失望的样子。我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大脑不会愤怒,还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愤怒,我只知道这种欠缺让他们会多承受很多心理伤害,比如靖凯的这个电话里,虽然他描述自己对爷爷奶奶的失望时没有平常人的那种愤怒的语气,但言辞之间是可以听出来他的绝望,对爷爷的“仇恨”的​。

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人多多少少都有自闭症倾向,但都被人轻描淡写地说成了不合群,严重的就说成了社恐。其实自闭症这个词并不能精确地描述这些患者的本质,我个人这些日子的总结是​:自闭症其实就是大脑功能很不均衡,某个狭小领域的优势过于强大,大脑发育挤占了其他功能区,导致那些功能受影响​,从而与正常人交往发生困难,于是只好自闭。自闭其实是自保​。

阿斯也是大脑功能不是很均衡,但还没有典型自闭症患者那么不均衡,对社交的影响没那么大。

为什么很多阿斯是学霸​?因为他们的大脑在抽象思维方面比一般人要强,而学校主要是学习抽象思维,基本上不​学怎么动手干活,也不重视体育。

为什么不少学霸到了大学就得了所谓的空心病​?就是因为他们实质上都是阿斯,一旦进入大学,他们在社会适应力等方面的短板显现,于是不知所措​。很多阿斯从小就会忧虑“人类往何处去”这样的问题,比如马斯克,或者为了​“人活在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生命有什么目的”而伤神,这些都是离现实生活很远的话题,就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样,阿斯​大部分都擅长这种方面的思考。

我也是阿斯,但我不太思考生命的意义这种话题,我从小对“民族的特征,未来人类往何处去,政治架构如何才最高效”等等话题感兴趣​,读高中时,我是通过学校的报纸架认识世界的,高中三年我的阅读量估计是全校第一,当时看报纸的时间应该比班上其他所有同学加起来还多。。。所以,阿斯们对于抽象领域的偏好是各不相同的。

我知道有很多就擅长数学,有些擅长音乐,有些擅长绘画​。有些人只擅长一个领域,可以做到顶尖水平,我则属于比较平衡的那种,没有哪个方面是顶尖的。​这大概是一种幸运。

也是因为阿斯各自偏向不同领域,所以也有一些阿斯是学渣​。大多数阿斯不擅长社交和做生意赚钱,但也有一些阿斯正好偏在社交和做生意这些方面,所以​在财务方面很成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